白朝

(派尼/宇霖)你是我的力量

甜到手指蜷曲

竹子在1226_英雄一切安好:

*RPS注意
*勿上升真人


——應該快收工了,今天蠻順利的,我會回去吃飯。


——導演說要再多拍幾場,你先吃,別等我。


——可能要再一段時間。


——要過凌晨了,你先睡吧,晚安。


施柏宇看到通訊軟體上楊孟霖這一整排的訊息,露出了無奈的笑容,心裡卻也泛起一點心疼。


楊孟霖傳的每一個訊息,施柏宇幾乎都秒讀秒回,撒嬌啊、愛心啊,不然就是一堆親親抱抱的貼圖,他覺得自己好像只能為忙到翻天的男朋友做這些沒什麼用處的小事。


同樣身為演員的他,其實也知道這種事是見怪不怪,只是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本來一口答應回來吃飯,到最後連覺都沒辦法回來睡,施柏宇真的覺得很心疼。


另一邊的楊孟霖發完訊息就把手機丟進一旁的包裡,看著導演也拖著疲倦的聲音在導別場戲,他也只好把已經翻爛的劇本再拿出來揣摩臺詞。


每天都會有形式上的日程表,今天要拍哪幾場戲,幾點上工、幾點收工都會寫的清清楚楚,楊孟霖當然沒有天真到相信表訂時間,今天會覺得可以回家吃飯,是因為表訂收工時間真的很早,這幾場戲也確實不難發揮,只是沒想到導演會因為前面太順利,而心血來潮的多加了幾場,甚至還把隔天要拍的拉來今天拍,只好這樣一路的延長下去。


拍了那麼多年戲,其實他都習慣了,只是人總是會這樣,如果表訂時間是三點,心裡就會有三點會結束的準備,在那之後繼續拖延的時間,就會很大程度的激起心裡的煩躁感,還倒不如一開始就說會到凌晨,心裡還比較舒服。


楊孟霖就覺得他現在快累死了,除了戲份很重之外,原本以為可以回去吃飯,最後卻只能留在這裡這件事,讓他心更累。


——我好累哦。


忍不住給施柏宇發了訊息,看到對方遲遲沒讀,楊孟霖有些失落,同時又放下心來,那小孩應該去睡了,還好沒跟著自己熬。


凌晨三點終於收工,楊孟霖點著手機上的叫車app,一邊對身旁的經紀人和助理說話。


「已經很晚了,我們都累成這樣,都不要開車了,明天也是叫車過來,錢我出。」


經紀人跟助理都是女生,每天都陪自己熬到這麼晚,然後還得開車載自己回家,剛進劇組還能這樣硬幹,現在已經到戲的中後半,長時間累積下來,楊孟霖一個身強體壯的大男生都有點吃不消,何況是兩個小女生。


經紀人跟助理面如死灰的點點頭,三個人像喪屍一樣在路邊等計程車。


「等等、我應該不是累到眼花吧?那不是柏宇的車嗎?」


經紀人揉了揉眼睛,指向停在馬路對面的車。


聞言,楊孟霖猛然抬頭一看,靠、還真的是施柏宇那台馬三。


他多愣了幾秒之後,才終於又開口。


「那、大家一起搭他的車回去吧,應該都順路吧。」


正要開手機取消叫車的時候,經紀人突然按下他的手,助理也對他露出怪笑,同時車也到達了。


「不用啦,你家派派都來了,我們才不要打擾你們咧。」


「不是啊,你們兩個女生,那麼晚了…」


「你不要擔心啦,我們兩個會互相照顧,你快去投入你家那位的懷抱吧。」


兩個女生有說有笑的開門進了車,留下一臉疑惑的楊孟霖。


「哦…那你們到家記得跟我說。」


為什麼她們感覺精神變得很好啊!


*


楊孟霖走近了車旁,伸手敲了敲車窗,發現裡面的人沒有回應,皺起眉頭一把打開車門,坐進去後才發現,施柏宇坐在駕駛座,頭歪在一邊,雙眼緊閉著,睡的可香。


看到這幕的楊孟霖不禁噗嗤笑出聲,又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怕吵醒對方,輕輕的把車門關上。


調整了一下坐姿後,楊孟霖把自己好好的塞在位子上,頭往後仰的靠在靠墊上,頭稍微轉了個方向看著旁邊安靜睡著的施柏宇。


睡著的施柏宇總是看起來特別乖巧,跟平常那個愛亂撩自己,整天講一堆幹話的人不太一樣。


瞥到車上的時鐘顯示凌晨的時間,想到自己本來說好要回去吃飯,後來卻沒有做到,而眼前這個人不僅一個人吃飯,還一個人開車來這裡接他,明明自己也累的手還放在方向盤上就睡著了。


想到這些,楊孟霖突然向施柏宇的方向傾身,輕輕的在他的臉頰上吻了一口。


然後帶著微笑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滿意的看著對方緩緩睜開眼睛,一臉傻樣。


「王子不是應該都要吻嘴唇嗎?」


施柏宇也偏頭看著笑容越來越深的楊孟霖。


「我是王子,但你又不是睡美人。」


施柏宇笑了笑,伸手觸摸楊孟霖的臉頰,像是慰勞一樣,動作很輕柔。


「你有吃飯吧?」


「嗯。」


「那你怎麼不去睡呢?不是也讓你先睡了?」


「已經讓你一個人吃飯了,不想讓你也一個人醒著。」


你看,施柏宇就是這種人,這種過分溫柔的人。


明明讓他一個人吃飯的是自己啊。


楊孟霖專心的盯著施柏宇,因為太心動了,眼神根本就移不開。


接收到對方毫不掩飾的目光,施柏宇笑著去替他繫安全帶。


楊孟霖看著對方向自己靠近,突然雙手覆上他的臉頰,湊上去吻住了他。


施柏宇只嚇到了一秒,隨即放開手中的安全帶,壓著他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吻。


楊孟霖在吻中發出了嘆息聲,雙手從的臉頰改為纏繞對方的脖子,熱情的讓施柏宇差點要瘋掉。


終於結束這綿長的吻後,施柏宇一邊幫他繫好安全帶,一邊用有點沙啞的聲音開口


「你今天怎麼那麼主動。」


一直到施柏宇坐回駕駛座,才聽到楊孟霖小聲的說


「不知道為什麼,累的時候總是想吻你。」


他不是沒有過軋戲軋過夜,也曾累到生無可戀,甚至也有累到想要放棄的時候,許多這種在夢想裡掙扎的日子,卻在與施柏宇相遇後,變的不再那麼難熬。


沉溺在與他的親吻中,總是可以很神奇的在自己心裡種下源源不絕的力量。


「快睡吧,我的愛人。」


楊孟霖意識模糊之前,只聽到了這句話,還有施柏宇牽起他的手放在唇邊輕吻的搔癢感。


謝謝你,我的力量。




评论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