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朝

【宇霖/AU】Big News!

細膩的文字,敘述很流暢,好喜歡

每天都在放空的拖延症患者:

*明星派VS经纪人尼


*一发完,OOC预警,不喜勿入


*10000+,请手下留情






Big News!


 




超级偶像明星施柏宇传出绯闻?!对象竟然不是他经纪人?!!


 


1.


优质偶像施柏宇与陌生男性出入同.志酒吧?!与女性友人举止亲密?!


各大网站娱乐头条炸了。


推特、脸书炸了。


施柏宇的手机炸了。哦,不,还没炸。信息暂时找不到通道接入,正主正在打电话。


 


2.


“念美,你说他要是生气怎么办?”现下娱乐圈最炙手可热的超级偶像明星施柏宇此刻坐在酒店客房床上,手机举在自己面前,一副苦恼的样子。他正在寻求青梅竹马的好友宗念美的帮助。


“事情都发生了,担心这些做什么?再说了,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肯定会生气,你不用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的。”越洋电话那头传来宗念美含糊不清的声音,她低着头,似乎在埋头忙活着什么。施柏宇只能看到她的脑袋瓜,隐隐还能听见“咯嘣脆”的声音。他猜是吃薯片的声音。


“他要是不理我了呢?”


“你猪哦,他是你经纪人,出了这样的事,就算他再生气也不会不理你的。你都上头条了欸!所以,你就放心吧。”言下之意是对方一定会杀到你面前骂你一通的。


施柏宇眉头紧蹙,问:“那我到底该怎么做?”


宗念美忍不住抬头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恨不得穿过手机屏幕站到施柏宇面前,戳戳他那颗脑袋瓜,问问他往日的那股机灵劲呢?哪去了?


“他平时生气,你都怎么做的?”


“就主动认错啊,还能怎么样。”在别人面前十分奏效的苦肉计或者耍赖皮,在对方那里完全起不到任何效果,对方对他一向铁面无私。是对是错,自有度量。若他真的没有错,即便外人再怎么指责,对方都坚定站在他这边。但若真是他的责任,对方也会毫不吝啬地对他加以批评。


这就是他喜欢对方的一点。


“那你就继续这么做咯。”宗念美耸肩两手一摊,觉得如此简单的事情何必在这里自寻苦恼。


施柏宇垂头丧气地说:“这次不是这样就能解决的。”


看他这犹如世界末日来临的绝望样子,宗念美简直恨铁不成钢,提起嗓门,对着手机冲施柏宇喊:“施派派,你在做那些事之前难道没就想过后果吗?!你已经24岁了,你的勇气呢?脑子呢?被狗吃了吗?”


紧接着,又语重心长地说:“我说你都这么多年了,你喜欢他就直接跟他说啊。为什么要绕这么多弯。”


施柏宇被一连吼了几句,可怜兮兮地向宗念美道歉。“我怕他不是——”施柏宇没有再说下去,他怕听到答案,可又急切地想让自己的感情找到出口。


宗念美叹了口气,无奈地摆摆手,说:“好了好了。你也不用想太多了,我看你老实跟他认错,跟他坦白得了。至于你制造出来的这超级头条,就让它随风去,毕竟跟你的宝贝比起来,你也不是很在乎你的偶像地位啊,你不是实力派吗?”宗念美不想再听施柏宇的恋爱咨询,为什么她一个单身女青年要听一个大明星烦恼怎么跟他经纪人兼暗恋对象道歉的恋爱问题啊。“你要往好的方向想。乖,我还有别的事情忙,先这样了,拜。”


被单方面挂电话的施柏宇皱着眉头看了好久手机,信息一条一条地涌入,始终没有他想见的人的消息。施柏宇最后无力地把手机扔到一边,向后倒在床上。


他在等,等那个人找他。


 


3.


施柏宇做了个梦,又或者那不是梦,只是他闭上眼脑海里不自觉就会浮现的画面。他在这几年间总是时不时的被记忆围追堵截,他在记忆里如工匠般反复刻画琢磨每一帧画面,让它们不随时间模糊、褪色。那是他的珍宝,因为现实中无法得到拥有,他只能在记忆里虔诚瞻仰。


他看到了19岁的自己带着耳机站在路边等着红绿灯,有人轻拍了他的肩膀。他首先看见对方的鞋,擦得很干净的白色球鞋,接着是对方的手,骨节分明,修长有力,上面递过来一张名片,阳光晃眼,他看不清上面的字,最后他看见对方的脸,戴着酷酷的黑色墨镜,挂着灿烂的笑容。


对方摘下墨镜,对他说:“这位同学,有兴趣成为明星吗?”


施柏宇已经不记得自己当时是什么表情,也不记得自己回答了什么,在他的记忆里,他只留下了对方漂亮的眼睛,还有他的一句话。


“你好,我是杨孟霖。”


 


电话铃声把施柏宇从梦中拉了回来,他伸手刚拿起电话,敲门声随之响起。不轻、不重,也不急躁,就像对方一贯的处事作风。


施柏宇接起电话。


“是我,开门。”杨孟霖简单明了的开场白。只有四个字,一如往常绝不拖泥带水。若非知道自己惹了祸,施柏宇都以为杨孟霖只是来叫他上通告而不是来训斥他的。


“好。”


施柏宇提着一颗心,他在想门外的杨孟霖会是什么表情,一脸不悦?或者像往常一样微微皱起眉头,一脸严肃?每每看到杨孟霖不高兴的神情,他都想一把将他抱进怀里,托起他的脸,亲吻他,仿佛那样就能将他脸上所有的不愉快全部消失掉,只剩下对他的爱怜。可是,这也只是想想罢了。他在心里边叹了口气,把门打开。


杨孟霖就站在门外,穿着休闲西装,依旧戴着墨镜,一手还拿着手机,看见施柏宇开门,一边收起手机一边走进房间。“动作迅速,反应机敏,似乎应该表扬你的危机处理能力。你这是打算在酒店躲多久?”


“暂时。”施柏宇还是跟以前一样一副做错事乖乖认错的表情。他知道媒体肯定都跑到他住的地方打算围堵他,所以事情发生之后他立刻就让助理小其帮他订好了酒店。


杨孟霖轻哼了一声,“你以为能避多久。过不了几个小时,他们就能找到你。”


“对不起。”


“现在才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你跟我说说,你大半夜的出入同.志酒吧,紧接着却是送神秘女伴回香闺。这到底是算作一把炸掉自己的柜子,还是说刚要点燃导火索猛然醒悟想刹车结果用力过猛?要不是我知道照片里的男性是你朋友范少勋,神秘女伴是公司大小姐许静如,我真以为你是存心要给我找事情做。”


施柏宇顿时不晓得该说什么。原先设想好的一切解释在板着脸的杨孟霖面前全都消失殆尽。


杨孟霖没听到回答,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把东西收一收。”


预想中的一顿臭骂没有出现,施柏宇愣了一下。“去哪?”


“我家。”


 


4.


施柏宇在19岁的时候加入了杨孟霖所在的经纪公司,刚开始只是里面一个不算出名的小模特。一开始,他只是把这工作当作兼职,就是在学习之余拍些杂志封面赚点零花钱,并没有投入太多的热情。他跟杨孟霖也没有太多的交集,除了最初在街头那次,他很少看见杨孟霖,他的同事说他一般在外面物色人选,也很少进公司。


“他很年轻,但是老板很赏识他的能力。”同事这么说。施柏宇从对方的口中知道了杨孟霖比他大了六岁。


施柏宇时常想,如果没有踏进这个行业,25岁的自己会在做什么?可能就是毕业后做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在办公桌前机械重复那些琐碎的工作,没有镁光灯也没有颠倒黑白的生活。跟25岁的杨孟霖比起来,真是平凡无奇。


19岁的施柏宇认为模特并非他以后的路子,也没有想过要一直待在这个经纪公司。但他偏偏遇上了杨孟霖。


就在20岁的一天,他在公司里碰到杨孟霖,对方递给了他一张表演班的报名表。


“去学学。”


杨孟霖丢下酷酷的三个字就走了。那时候杨孟霖已经不再做星探工作了,而是给公司里的一些小有名气的艺人做策划。别人告诉他,杨孟霖原本一直都没有当经纪人的打算,最后跟他说:“他好像很看好你,跟老板力荐推你。”


于是,原本只是当个小模特连个小助理都没有的施柏宇有了个引他入行却不熟悉的经纪人。于是,原本只是想混口饭吃的施柏宇开始学习演戏。


表演班的学费还是杨孟霖自己出的。施柏宇至今都不晓得杨孟霖最初为什么看中他,他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被看好的资本。他也曾问过杨孟霖。


“没有为什么。”杨孟霖是这么回答他的。倚靠在车边,戴着标志性的墨镜,手里还拿着根点了一半的烟。


杨孟霖对他来说就像一个谜,年纪轻轻,却让人捉摸不透。


 


施柏宇并没有带多少东西到酒店,加上距离他入住也就过去几个小时而已,所以他很快就收拾好,戴了副黑框眼镜,黑色鸭舌帽压得低低的,跟着杨孟霖出了门。


“小其在给你定了酒店之后就给我打电话,媒体还不知道我来了这里。”


杨孟霖按了电梯,这么说道。


“你为什么不骂我?”施柏宇终于忍不住开口问。


杨孟霖摘下眼镜,斜睨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都到这时候了骂你能挽救什么吗?让你不要脑子进水掺和进狗血八点档的三人剧情吗?”


电梯到了,杨孟霖先走了进去,示意施柏宇跟上。


“你的朋友范少勋在事发后非常迅速地打电话告诉我事情来龙去脉。虽然我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的私人电话的。”杨孟霖在开车的时候给了施柏宇答案。“当然,我想他讲的时候有所保留。他只说了你去酒吧的原因,后面的一段也是含糊带过。我猜,真正的解释应该在你这边。”


“你要听吗?”施柏宇问,内心忐忑不安。


杨孟霖扭头看了他一眼,施柏宇觉得他眼睛深处仿佛藏着什么,可是他却一直捕捉不到,即使他演过无数场戏、揣摩过许多的角色,却看不透最近处的人。


“当然,只不过不是现在。”


他的心就这样悬在半空,迟迟无法落下。


天已经蒙蒙亮了,整座城市还没从睡梦中醒来。风从车窗外灌了进来,光影交错间,施柏宇安静地看着开车的杨孟霖,用视线描绘他的样子。他很喜欢坐在副驾驶座上看杨孟霖,可以看到他漂亮的侧脸,即便是眼角已经显现的小小笑纹他也爱。


 


5.


刚开始学习演戏的时候,施柏宇像是进入了一个陌生的领域,理论课对他来说像天书,表演课则让他无所适从,他不晓得怎么去照着老师的要求表达情感,不晓得为什么别人能够对着空气演得那么投入。第一个礼拜结束后,他忍不住去找了杨孟霖。


“我学不来。”施柏宇开门见山地说。他在办公室里找到杨孟霖的时候,对方正躺在沙发上,脸上盖着本书,听见他的话一点动静也没有。于是他又重复了一次。


“我学不来。”


然后坐了下来,执拗地等杨孟霖起来。他不相信杨孟霖能一直躺着。


过了一会儿,杨孟霖终于抬起手把书本从脸上拿了起来,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施柏宇。


施柏宇毫不退缩,勇敢地发表自己的立场:“表演我学不来。”


“学不来也要学。”杨孟霖坐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衔在嘴里,“才一个礼拜你怎么知道自己学不来,你也放弃得太快了。”


施柏宇皱起眉头,他不喜欢别人抽烟。


杨孟霖似乎察觉了这点,把已经拿起的打火机又放了下来,笑着说:“可是怎么办,我已经给你争取了一个小配角的角色。”


“你连问都没问过我。”施柏宇有些生气,语气跟着强硬起来。


“这不需要问你。”


“这是我的工作,你至少得先问问我的意见。”


“你不用担心。就是个不起眼的角色,前前后后不到三个镜头。你的戏份要在三个礼拜后才拍,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学习。多去拍戏对你有好处。”


“你简直不讲理。”


施柏宇愤而起身,摔门而出。


 


所以他一开始真的讨厌演戏,即便只是站在主角旁边说着无关紧要的台词当个背景板,或者作为第N号角色前后台词不超过五句。


再加上少得可怜的演出费,施柏宇觉得还不如他当平面模特赚的钱多。但杨孟霖一点也不在意这些。施柏宇拍戏需要到外地的时候,杨孟霖会自己倒贴油钱开车送他过去,在片场的时候,杨孟霖会告诉他如何跟导演、其他演员还有工作人员打好关系,也会在他遇到难题时给他建议。也是在片场,施柏宇才见识到八面玲珑的杨孟霖,而不是他平日所见的那个不讲理的杨孟霖。


有一次,杨孟霖给他争取到了一部比较多戏份的剧,虽然播出平台小,但杨孟霖还是勒令他要去拍。他在片场拍完所有戏份之后要回去的路上经过剧里男三号的休息室,听到里面传出声音。


“现在真是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往剧组塞。”


“对啊。”


“你瞧今天那个姓施的,施什么来着?”


“施柏宇。”


“对,就他。不过就是仗着公司大了点,就蹬鼻子上脸。演技也就那样,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花瓶一个。”


施柏宇知道自己该走开,可是他就是没法挪动脚步,很想踹开门告诉对方他也不想演这个戏。


他还没准备好踹门,对方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彼此一阵尴尬。但是,对方毕竟是比他有名气的演员,也没有想要为自己说过的话道歉,趾高气昂地看了一眼施柏宇,就要从他身边走过。


年轻气盛的施柏宇怎么甘心被人这么说,虽然他自知自己演技还很菜,但他看过对方的戏,也不比他好到哪里去。施柏宇一步跨出去,挡住对方的去路。


“欸,这位小兄弟,你挡到我了。”身高上压不过施柏宇,对方摆出自己的前辈身份,防备地盯着他。


施柏宇既不回话也不让开,双方就这么僵持着,一场冲突似乎蓄势待发。


“施柏宇,你还在磨蹭什么?”杨孟霖手斜插在西装裤口袋里悠哉悠哉地从另一头走了过来。


施柏宇别过头,故意不搭理杨孟霖。倒是对方和他的经纪人主动跟杨孟霖打了招呼。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杨孟霖笑着问,施柏宇一看就知道那笑容跟塑料一样廉价。


只不过对方经纪人同样笑的虚伪,相比较起来,施柏宇觉得杨孟霖的客套笑容倒没那么廉价了,这大概是杨孟霖的本事。“没事没事,恰好碰到互相认识一下。”对方说。


“柏宇还年轻,不懂事,要是有冲撞到你们的地方尽管跟我说,我教训教训他。”


“哪有什么冲撞不冲撞的,说得太严重了。哎呀!”对方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手表,“时间快到了,不好意思,我们得赶着去拍下一场戏了。”


“是吗?”杨孟霖眯着眼笑,“那我们就不耽误你们时间了。下回有空再聊。”


等人走后,施柏宇一声不吭地转身就走,也不管杨孟霖生不生气。等到了车上,杨孟霖才开口跟他说:“你现在跟人硬碰硬对你有好处吗?在这个圈子里人脉永远是最重要的。”


“那也用不着低声下气。”


杨孟霖瞥了他一眼,说:“我那是低声下气吗?如果你看不惯对方,拐着弯子绕开对方就行了。我让你来拍这部戏,不是让你跟他学习,是跟那些好演员学习。”


施柏宇默不作声,他没办法反驳杨孟霖,也知道对方是为了他好。他靠在座椅上扭头去看窗外的景色。他看到车窗上杨孟霖的侧影,依旧戴着墨镜,专心地开车,看不透脸上的表情。


 


怎么对演戏这件事有所改观,原因还是杨孟霖。


在跑龙套了大概三四部戏后,有人找了他拍MV,认为他形象气质好,是导演想找的男主角。施柏宇本想拒绝,因为他自觉演技还在半吊子水平,杨孟霖告诉他拍MV比拍戏简单多了。


“我看过那个导演的MV作品,故事性很强。”言下之意是这次拍摄并不像杨孟霖说的那么简单。


杨孟霖扯起一边的嘴角笑了一下,摸了摸下巴,有些玩味地说:“看来这回你是有备而来。”


施柏宇觉得他的动作带着痞气,可是搁在杨孟霖身上,却没有一点违和感,也不让人讨厌。是的,即使杨孟霖对他总是独断专行,他也没法真的讨厌他。可他那时也不喜欢杨孟霖。喜欢与讨厌,好像不存在于他和杨孟霖之间,他们只是两个个体,仅靠工作连接的两个个体。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既然你都看过周导的作品了,大概也摸到了他的风格,这是不错的开头。总之,你先拍再说吧。”杨孟霖再次将他的意见视作耳边风,施柏宇气急地拉住就要往外走的杨孟霖。


“你为什么每次都不听我意见?”21岁的施柏宇已经长到了185,比杨孟霖略高。他动作太急,杨孟霖一下子失去平衡撞进他怀里,他就势扶住对方,但更像是抱住对方。


“所以我就说你是小屁孩。”他看到杨孟霖皱起眉头,无奈地抬眼看他。


“我不是小屁孩。”本来想向对方道歉的施柏宇一听到自己被叫做小屁孩立刻驳斥回去,听起来有些气急败坏。


杨孟霖没有生气,反而笑了一下,带着点无可奈何,还带着点温柔的味道。学了演戏已经快半年的施柏宇可以辨别出那是真正的笑容,不是杨孟霖平日里客套式的微笑。


这笑容出现得太突然,施柏宇瞬间就丧失了防御能力,直接愣在了原地。


“如果你希望我下次征求你的意见,那好吧。以后我会先问过你的,不过最后拍板的还是我。”


等施柏宇回过神来,杨孟霖已经挣脱开他的怀抱丢下这句话走了。


 


也许是出于一股不服输的劲头,施柏宇很认真的研究起MV导演周品泰导演的作品,特意找人要了歌曲的demo,反复听,反复揣摩那些歌词背后的感情。


开拍之前,周品泰将故事框架提前给了演员。拍摄过程中,周品泰很严格,对每个分镜的要求很高,是施柏宇遇到的最严格的导演。但他也会耐心地给施柏宇讲关于镜头、演戏、角色的事,告诉他怎么去面对镜头表达出导演想要的东西,怎么去在有限的时间与空间里创造出一个角色,一个并不是你但只能由你来诠释的角色。


施柏宇受益良多,是从那时对演戏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除了必要的人际交往,杨孟霖在片场多数时候都是安静地站在一边,施柏宇知道他一直在看着自己,他依旧不喜欢他这个经纪人,却无法不去在意那道视线,甚至一旦那道视线挪开了他还会下意识地去追寻。


有一回是拍雨中的场景,因为女主演一直忘词,两个人前前后后拍了十几次。那时还是在冬天,女主演被水淋得瑟瑟发抖,楚楚可怜,不停地跟施柏宇道歉。施柏宇也冷,可他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不快,那样只会使对方更紧张更容易忘词。


“没关系。你试着一字一字地慢慢念出来,多试几次,就不舌头打结了。”施柏宇朝对方温和的笑了笑。说完,才发现那些话是杨孟霖在他背台词时跟他说过的。细细回想,除了那些蛮横专制的决定之外,杨孟霖其实一直都在给他建议。


“谢谢。”对方红着脸向施柏宇道谢,眼波流转。


但方法还是不太奏效,导演不得不停下拍摄,给女主演讲戏。站在一旁的施柏宇不好走开,习惯性地去看杨孟霖,却发现杨孟霖不在他经常站的位置。


“你在找什么?”就在他四处张望的时候,杨孟霖出现了。大概是他样子太狼狈了,他看见杨孟霖很难得的露出愉快的表情,笑着帮他把额前的湿发往上一捋,顺手把毛巾搭到他头上。


“你去哪里了?”施柏宇问,垂下眼眸看嘴角挂着笑意的杨孟霖。


“给你找毯子,还有毛巾,一些感冒冲剂。”杨孟霖给了他一张毯子,示意他披到身上,“没想到这场戏拍这么多次,所以没备着。是我的失职。”


“你做得很好了。”施柏宇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这句话在空气中震荡,激起了一阵涟漪。两人忽然都不说话了,沉默地看着彼此。施柏宇有些尴尬,觉得自己脑子进水了才这么直白地认可杨孟霖,他想逃离,可杨孟霖的手还抓着那条搭在他脑袋上的毛巾,还在动作温柔地给他擦头发。


“我以为你讨厌我呢。”杨孟霖打破了沉默。


“没有。”施柏宇说,尽管有些不甘愿,但却是事实,他必须承认。


“不讨厌也不喜欢。”杨孟霖这么总结道,了然地点头,说:“看来我这经纪人当的还不算太失败。”


站得太近了,这是第二次,施柏宇清楚地看到杨孟霖眼底的笑意,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的。他听到自己的心拉响了第一声警报。


 


6.


施柏宇的出名始于周品泰的MV。


开始有人关注他,给他加油,给他写信送礼物,跟他说,我看过你拍的那个MV,很好看!看哭了!


有人喜欢自己这件事,让施柏宇重新审视了自己的工作。也许,他只是舍不得跳脱出自己的安逸圈,他从没有真正认真对待过这份不同于普通人的工作。他只是把一切太麻烦的事情推脱到别人身上,比如杨孟霖。


也是到后来,他才知道,那个MV是杨孟霖利用自己的关系帮他争取到的。


他在上通告的电视台碰到了周品泰。


“欸,Nick呢?”Nick是杨孟霖的英文名。


“他去找制作人。”


“这样。你得好好谢谢他,原本他们给我的男主角人选并没有你,是Nick拿着你演过的几部戏的剪辑,还有当模特时拍的几个主题的照片找我,向我推荐你。说实话,那几部戏你的戏份加起来半个小时都不到,不过看得出来你确实比他们的候选人更符合我的要求。Nick说,你学的很快。”


“我并不知道……”施柏宇讷讷地说。他并不知道杨孟霖为他做的这一切。


周品泰笑呵呵地拍拍他的肩膀,说:“那小子不让我告诉你。你放心,他只是推荐你,并没有要我多照顾你。所以你的成功还是靠你自己挣来的。”


“你和Nick是怎么认识的?”


“哦,他很早以前其实做过一段时间演员,只是后来放弃了。”


施柏宇跟周品泰郑重地道了谢,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陷入沉思。直到杨孟霖从制作人那里回来,见他跟尊佛似的一动不动,叫了他一声。


“施柏宇。”


杨孟霖的声音有点低沉,施柏宇以前从没注意,其实他的声音很温柔。他抬头去看站在他面前的杨孟霖。


杨孟霖把通告台本递给他让他接着,那上面有提前标注好的注意事项,是杨孟霖的笔迹。


施柏宇猛然发现,杨孟霖那些小小的温柔,温柔得让他不知所措。


 


7.


什么时候爱上杨孟霖这个人的,施柏宇记不清了。也许是在那无数次的对戏中,他把自己当作主角爱上了那个跟他一起对台词的杨孟霖。


周品泰的MV火了之后,施柏宇接到一部男二号的戏。第一次接到重要角色的戏,施柏宇很紧张,在上通告的间隙都抓紧时间看剧本。


“这次不跟我抬杠了?”开车的时候杨孟霖手指敲着方向盘,心情看起来很不错。


施柏宇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专心开你的车。”


“我看你很紧张。”


“你在嘲笑我吗?”


“是我给你接下的工作,我为什么要嘲笑你。我说,你最近是不是睡太少了?”杨孟霖掌握施柏宇的所有行程,知道他的工作量。


“为了背台词?”杨孟霖问。


施柏宇没有回答。这是他头一次面对这么多台词,他很怕自己记不住,所以经常读剧本读到很晚。


“怕记不住?”杨孟霖接着问。


施柏宇依旧不回答他的问题,他觉得说出来很没面子,也觉得自己很幼稚。


“晚上去我那里,我陪你对台词。”


“什么?”


施柏宇有些惊讶。


杨孟霖耸肩,“对台词可以帮你更快的记住,而且也能更好地揣摩角色。怎么?这么惊讶,不乐意吗?”


“不是。”施柏宇闷闷地说,他觉得自己过了这么久还需要杨孟霖的照顾实在太窝囊了。


杨孟霖笑着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你不用心急。”


“发型都乱了。”施柏宇抗议道,对小屁孩的事情耿耿于怀,咕哝了一句:“不要把我当小孩子。”


“行,施大明星。”


有时候,杨孟霖会这么开他玩笑,然后笑得很开心,好像把他逗急了是他人生中难得的一件趣事。每当这时候,他就甘之如饴地看着杨孟霖,记录他因为自己而开心的每个瞬间。


 


那是施柏宇第一次去杨孟霖的家。杨孟霖的家很简单,没有繁复的装饰。黑是黑,白是白。


“坐吧。”


杨孟霖给他倒了杯水,跟着坐了下来,凑近施柏宇,问:“你念到哪段了?”


“这里。”施柏宇给他指了指。那是男二与女二之间的对话,还是大学生的男二女二跟着同学到海边度假,男二误会女二跟男主的关系,两人在夜晚的海边展开了对话。是一段感情戏。杨孟霖靠的太近了,施柏宇可以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混杂着烟草的味道。他不喜欢抽烟,也讨厌烟味,可是在杨孟霖身上,两种味道却协调地融合在一起,他视线忍不住滑到杨孟霖的嘴唇,内心有一股躁动,他想知道他抽的烟是什么味道的。


杨孟霖翻了翻他的剧本,说:“看来你做了很多笔记。那我们开始吧。”


一切都很正常,两个人一句一句的念着台词,直到杨孟霖说出了最后一句。


“我喜欢你啊。你不知道吗?”


他看见杨孟霖眼里那化不开的温柔与哀伤,他知道那不是杨孟霖的情绪,而是角色的。他分得清别人,却分不清自己是谁,是剧本中那个爱而不得的角色,还是现实中想要抱住眼前这个人的自己。


施柏宇忽然接不下去话了,他的台词在他的脑海里,他记得,他知道只要一张口他就能把它说出来。但是他的心跳得太快了,狂乱得让他害怕,害怕一不小心就失去控制,害怕一不小心就踩过边缘线。


杨孟霖看他迟迟没有说出下一句台词,有些疑惑,问道:“怎么了?”


暖黄的灯光下,杨孟霖整个人都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显得格外安静乖顺,与平日里的张扬、肆意妄为简直判若两人。多奇特啊,黑白灰的装修风格,却选择了这么温暖色调的灯光。是不是就跟他这个人一样。


“没事。突然忘词了。”施柏宇给自己找了借口。


“是吗?那再来一次。”杨孟霖说。


施柏宇摇头,“不用了。这里可以了。”


“那换下一幕吧。”


“嗯。”


施柏宇知道自己的心筑起的防御正在一块一块的剥落,然后一点一点的,被眼前这个人填满。


我喜欢你啊,你不知道吗?


这句台词其实是属于他的。


 


8.


什么时候爱上杨孟霖这个人的,施柏宇问过自己很多次。他记不清了。也许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爱上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9.


“这是哪里?”施柏宇问。周围的环境很陌生,看起来并不是他经常去的杨孟霖的住处。


杨孟霖解开安全带,说:“我家。下车。”


“你家不是在……”


“那是我自己住的,这边是我父母的。他们这段时间出门了,不在家。”


施柏宇跟着杨孟霖进了电梯。


“公司怎么说?”电梯里施柏宇问杨孟霖。


“看你解释再做决定。”杨孟霖盯着电梯数字,神色平静。


“那你呢?”


“我?”


“你不想知道吗?”


杨孟霖走出电梯,说:“作为你的经纪人,我有义务知道你几小时前的行为并帮你做出危机应对方案。”


施柏宇快步跟了上去,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那作为你自己呢?”


“我自己?”杨孟霖打开门,看了他一眼,“你希望我回答什么?”


是啊,他希望杨孟霖给他什么答案。他在杨孟霖的眼睛里找不到答案。


“要是肚子饿的话,冰箱里有些吃的。”杨孟霖把车钥匙扔在玄关柜子上,给自己换了鞋就走了进去。“我先去换衣服,你随意。”


施柏宇换了拖鞋,他在客厅里看了一圈,这里跟杨孟霖自己的住处不一样,那里很简单,没有太多杨孟霖自己的生活痕迹,这里则充满了家的味道,到处都摆满了杨孟霖从小到大的照片。施柏宇随手拿起一张,照片上的杨孟霖小小的一只,滚圆的大眼睛,肉嘟嘟的脸颊,太可爱了。他曾经揣测过杨孟霖童年时的长相,想象小时候的他是什么样的,想象他是怎么长大的,如何长到现在这么迷人的样子,想象是否有谁牵起过他的手,亲过他的嘴唇,然后总会陷入一种痴狂:为什么他没能早一点遇见杨孟霖。


“干嘛看那张?”杨孟霖从卧室走了出来,换了一身家居服。


“为什么不能看。”


杨孟霖轻咳了一声,说:“太傻了。”


“不会啊,很可爱。”施柏宇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然后他就看到杨孟霖双颊泛起不易察觉的一丝红晕,忍不住向前迈了一步,贴近杨孟霖。他听见杨孟霖小声嘀咕:“还好说的是三岁的时候。”


“现在也很可爱。”施柏宇忍不住说。


杨孟霖后退了一步,说:“好了,不说这个。我们现在可以聊聊你遇到的大麻烦。”


“好。”施柏宇说,有些小小的失落,因为杨孟霖后退的那一步。


 


“根据范少勋的说法,他是为了追人,跑去酒吧,结果在酒吧碰到了麻烦,打电话给你。你去帮忙,恰好麻烦的起源是因为我们公司那位超级无敌美少女跑去酒吧追男人?然后你不得已只能送我们的大小姐回家。后面那段是许静如,我们的大小姐,供述的。而且很不凑巧的,那个酒吧还是个业内比较出名的同志酒吧。”


杨孟霖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说:“真是狗血的八点档连续剧。”


确实是毫无逻辑性、不符合常理的故事。


也只有许大小姐想得出来。


“怎么不说话了?”杨孟霖挑眉。


“如果我实话实说,你会生气吗?”


“那要看你说的是什么?”杨孟霖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施柏宇用“实话实说”四个字。


“静如说——”施柏宇开口,只起了个头,却被杨孟霖接住了他的话茬。


“许小姐说施柏宇你就是太乖了什么都听杨孟霖的,太过洁身自好、在行内这么久了一个绯闻都没有,男女通杀的你,一个都不吃。你那么乖除了让杨孟霖省心之外,你能得到什么,这样下去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你怎么知道?”施柏宇愣住了。


“不如我们来制造点绯闻,看看杨孟霖什么反应。”杨孟霖没有回答施柏宇的问题,“刚刚老板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许大小姐的自白。所以这是你们自己搞出来的头条新闻。”


“我——”杨孟霖已经知道真相这个事实让施柏宇十分沮丧,至始至终他都没能亲口解释。


“你是不是傻瓜?”杨孟霖问。


施柏宇试图从杨孟霖的表情看出此刻他的情绪,是生气还是毫不在意?但他什么也抓不到、看不明。有时他会想明明他才是演员啊,为什么摸不清杨孟霖,也许杨孟霖才是天生的演员。他是不是傻瓜,他当然是傻瓜,一个爱上杨孟霖的傻瓜。近在咫尺却不能触碰,爱上他却说不出口,他的心已经被杨孟霖填得满满的,满的心脏快要爆炸,快要承受不住而失去理智。


“我喜欢你。”施柏宇带着点委屈,带着点苦涩,“不,不只是喜欢。”


念美说的没错,喜欢他就直接告诉他啊,为什么要绕这么多弯。


爱上杨孟霖让他变得胆小,每日都在渴望,却又每日都在害怕失去。


“我爱你。”


这是施柏宇几年来不敢说出口的话。


窗外,清晨的第一缕晨光已经跑进了屋子,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而施柏宇想,这是不是他们之间关系的结束。


杨孟霖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平静地看着他。


他会说什么?抱歉,我不爱你?你不要开玩笑了?或者什么也不说,直接厌恶地拒绝他。


等待审判结果的施柏宇一颗心依旧悬在半空,仿佛下一秒宣判的时候它就会掉落深渊。


太安静了。静的他只听到自己心脏紧张跳动的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施柏宇绝望而深清地看着杨孟霖。哪怕被拒绝,他也要抓紧时间记录他每一刻的样子。


最终,杨孟霖轻轻叹了口气,像是为了施柏宇,又像是为了自己。他走到施柏宇面前,无奈地笑了笑,说:“施柏宇,你真是大傻瓜。”


“你有没有想过绯闻会毁了你的事业?”


“对不起。我真的——”话就堵在了喉咙,说不出来。施柏宇知道现在的一切都是杨孟霖辛苦为他争取到的。


“还好这只是个闹剧。”杨孟霖轻轻地说,在施柏宇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杨孟霖已经伸出手摘掉他的黑框眼镜,双手覆上他的脸,顺着脸颊,指腹在那上面摩挲着,然后抬头给了他一个吻。


这个吻很短,更像是浅尝辄止,蜻蜓点水。


施柏宇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上一秒还陷在地狱里的他脑子直接一片空白。


“施柏宇,你真是大傻瓜。”杨孟霖又重复了一次,这次是贴在他的耳畔,轻声呢喃。像是叹息,又像是恋人之间的缠绵絮语。


他听到杨孟霖轻笑了一声,问:“你想要我,是吗?”


 


10.


施柏宇心里那根绷了很久的弦终于断了。在他回答“是”之前,他已经急切地低头吻住了杨孟霖。以前他只在梦里吻过对方,梦里在各种场合、各种时间、各种地点,或是热辣的舌/吻,或是清甜的浅吻,或是温柔的舔/吻,每次醒来他都感到羞耻,为了自己的欲望。可是他没有办法停下来,停不下对杨孟霖的渴望。像着了火般,怎么扑也扑不灭。


曾经跟他演过对手戏的女演员问他,“柏宇,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他没回答。对方肯定地说:“你一定爱她爱得要命,演戏的时候,你看着我,其实是在看你爱的那个人。”


现在,梦里的杨孟霖,跟眼前的杨孟霖重叠在一起。


他知道自己不是做梦。


嘴唇的触感是真实的,耳边的喘息是真实的。


作为演员,施柏宇不是没接吻过。但是从没有像此刻如此紧张过,激动得忘了轻重,他把杨孟霖紧紧搂在怀里,粗暴地吮/吸杨孟霖的舌头,粗鲁地啃.咬杨孟霖的嘴唇,像是沙漠中的旅人终于找到那一缕清泉,贪婪地享受眼前的这一刻。


杨孟霖被他亲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时不时的发出“唔”的鼻音。施柏宇担心杨孟霖会推开他,但是他没有,双手依旧勾着他,仰起脖子,回应他的吻。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施柏宇看到了不同于以往的杨孟霖,带着湿漉漉水汽的眼睛,泛着诱人光泽的嘴唇,还有刺激他每一根神经线的喘息。


“你不讨厌我?”施柏宇问。


杨孟霖挑起一边的眉,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讨厌你了。”


“我是说,你不讨厌我亲你吗?”


“你都亲完了才问这个,是不是太晚了?嗯?”


施柏宇觉得他的那声“嗯”风情万种。于是他又忍不住低头去吻杨孟霖。这回他温柔多了,舌尖灵巧地划过牙齿,然后再吮/吸舌头,似有若无地舔舐齿龈。每一下都格外绵长,充满了柔情蜜意,都在表达他的无限爱抚,也挑起了内心深处的渴望。


怎么亲都不够。


他们的身体紧贴着彼此,想要燃烧了一般。


杨孟霖抓着他的耳朵,拉开了点距离,说:“去我房间。”


杨孟霖领着他,两个人跌跌撞撞的向房间走去。施柏宇自己撞到了沙发,杨孟霖被他带着撞倒了椅子,他舍不得分开,每分每秒都想吻着杨孟霖。他听见杨孟霖抱怨地闷哼了一声,立即将那声小小的带着撒娇味道的抱怨吞进嘴里。


褪去衣物的彼此坦诚相见,肌肤摩擦的触感和接吻的声音像是在空气中荡漾开来的波纹一样,一圈一圈,不断扩大。


现在施柏宇觉得不单单自己的心被杨孟霖填满,连身体里的每一处小角落都充满了杨孟霖的味道,这样的认知让他激动不已,无法自拔。


 


11.


杨孟霖是被渴醒的。他哑着嗓子,拍了拍搭在他腰上的施柏宇的手,说:“我要喝水。”


施柏宇立刻听话地起身去给他倒水,看见不着一缕的施柏宇这几年锻炼得非常好的肌肉线条,杨孟霖不禁红了耳朵尖,脸颊发烫,他拉起被子蒙住自己的头。


最终意识到他诱惑了施柏宇,作为经纪人他抛开了职责,不去处理施柏宇闯下的幼儿园智商等级的绯闻,而是和施柏宇在大清早滚了一次床单,还是人生第一次。


就在杨孟霖反省自己是不是老牛吃嫩草的时候,施柏宇已经端着杯水进来了,顺便给自己穿上了衣服。


杨孟霖喝了一口,隔着杯沿瞅了瞅施柏宇。从19岁看到24岁,当年有点稚气未脱的少年终于成熟了不少。他是什么时候察觉到施柏宇的感情的?他总是习惯站在自己的安全范围内观察自己身边的每个人,施柏宇距离他太近了,他可以很清楚地看见施柏宇看他时眼神的变化,看见他越来越多的喜欢。他也知道自己是喜欢施柏宇的,那个站在阳光下带着耳机的少年,是他选中的,是他亲自把他带到自己身边的,怎么可能不喜欢呢。但是,他想,也许施柏宇只是误将依赖当依恋,他不能亲手毁了他。


所以他说施柏宇是个傻瓜。


不过他自己何尝不是呢。


“别粘在我身上。”杨孟霖浑身上下都要散架了,皱起眉头警告又靠近的施柏宇。


“对不起。”施柏宇说,稍稍退了一点,可怜兮兮的。“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这种话可以不用问。”


“那我可以问别的吗?”


“你真的喜欢我吗?”施柏宇小心翼翼地问。


“这是什么问题?”杨孟霖瞥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你觉得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施柏宇向他挪近了一点,“那我现在可以吻你吗?”


施柏宇问的很小心,即使几小时前他不管不顾地在他身上占有索取,他还是缺乏安全感。杨孟霖凝视着他的眼睛,最后凑上前去,对着施柏宇的嘴唇亲了一下,“这样够了吗?”


施柏宇的眼睛瞬间亮了,立刻捧着杨孟霖的脸,吻了下去。杨孟霖被他亲得喘不过气,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施柏宇才放开他。


施柏宇抱着他,把头埋在他的脖颈,说:“我喜欢你很久了。”


“嗯,我知道。”


“那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不晓得。”


“这不公平。我喜欢你,喜欢得都快发疯了。却一点都没发现你喜欢我。”


“大概,我演技比较好吧。呲——施柏宇,你咬我做什么。”杨孟霖一把推开他,就看到施柏宇黏糊糊的眼神,毫不掩饰。杨孟霖一脚就要把他踹下床。


孰料,施柏宇一把抓住他的脚踝,在上面亲了一下,笑了笑,说:“那以后我们多切磋一下。”切磋?这么别有意味的笑容。杨孟霖觉得自己脸又发烫了,他抽回自己的脚,佯怒道:“滚。”


 


12.


杨孟霖拿起手机的时候,才看到已经有好几通未接电话。老板夺命连环call,他打了回去。


“施柏宇呢?”


“在我这。”


“哦。”老板一点也不奇怪,仿佛都在意料之中,“怎么?太阳都照屁股了,绯闻不管了?”


“要管。只不过有新的情况了。”


“唉。”老板叹了口气,痛心疾首地说道:“我怎么净挑了你们这帮惹祸精。算了算了,随你们去吧。”


“你不怪我?”


“不怪。只要你继续带着施柏宇给我赚钱就行了。毕竟讨论施柏宇的绯闻对象为什么不是你的点击量与热度已经超过了施柏宇的绯闻本身。”


“......”


“好了。准备下新闻发布会吧,让施大明星迎来自己职业生涯的一次大爆炸。”


杨孟霖挂了电话,施柏宇问:“老板说了什么?”


“新闻发布会,说明情况。”


“哦。”


“他允许你详细解释。”


“嗯?”施柏宇眨了眨眼睛,表示困惑。


“如果你想公开,他不会阻拦你。”


“真的?”


“你这是真的炸掉自己的柜子了。你不怕吗?”杨孟霖笑着问。


“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施柏宇抱住他,亲了下他的额头。


这是他等了好久的人,这是他喜欢了好久的人,这是他一直爱着的人,这是他想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人。如果能这么向全世界介绍,为什么要拒绝呢?没什么好怕的。


我爱你,你不爱我。才是我最怕的事。


 


13.


关于最初的记忆。


“我都不记得当时跟你讲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了。”施柏宇闷闷地说,一双单眼皮眼睛从手中举着的剧本里露出来。


“我记得。”杨孟霖窝在沙发的另一角,赤着脚丫,蜷缩着腿,给自己点了根烟。施柏宇放下剧本,不高兴地把烟从他手里抽走,顺便在他嘴角偷到了一个吻。


“你当时说明星能当饭吃吗?神经病。”


施柏宇愣住,“我真的这么说?”


“当然。警戒心超强的小屁孩。”


“我不是小屁孩,我那时候19岁了,成年,大学二年级。”


“是是是。”杨孟霖笑着从他手里又抢回那根烟,却没放进嘴里,而是抬头吻了施柏宇。“19岁的小屁孩。”


19岁的你,是少年。


我向你伸出了手。


你接住了,那我们便是彼此的。








Fin.


视角转换得很快哦


我乐意🌚





评论

热度(495)

  1. 恍惚間,只容得下你們對視的畫面。每天都在放空的拖延症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
    這個楊孟霖,配上今天的同框合照,我要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