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朝

派尼 /墜

MarSchgirl:

BGM : 幾分之幾 - 洪安妮cover

/RPS注意!!!!!!!!!!!!!!!!!!!!!!!!!!!!




00


 


你有沒有聽見,星星墜落的聲音。


 


01


 


十一月,和往常一樣手臂掛在對方的肩上,語無倫次的對著相機說著殺青的感想,楊孟霖一如往常地說著口是心非的話語,卻沒有想到身旁的男孩會單純到相信,男孩內心的不安宛如搧風點火一樣逐漸放大,但他怎麼也說不出口。


 


台北的夜空伴隨著通明的燈火,除了月光什麼也無法用肉眼看見,車裡密閉的空間在熄火後空調停止運轉,在黑暗中他試圖讓自己不去在意,這一切是在他決定接戲以前沒有料想到的。


 


也不是沒有被男性告白的經驗,但怎麼對象一變成楊孟霖就失去了控制?


 


拍攝期結束過後也沒有理由再每天見到對方,他覺得一個月改變了好多事情,會期待見到那不擅長隱藏情緒的面孔,會仔細聆聽一直迴盪在腦海裡的嗓音所吐出的話語,會情不自禁的去主動靠近,會一個不小心就注視那好看的眼睛。


 


要是一切都不要結束該有多好。


 


大概也只有自己會害怕兩人之間會隨著工作的結束逐漸淡去吧,將一切都歸咎給入戲,收起被對方牽動的情緒繼續回到原本的生活。


 


總是過了一段時間才能好好見一次面,收到對方的文字也和預期的一樣不再那麼頻繁,演員結束了一部作品就該繼續去挑戰,看著停留在兩天前的聊天室,不自覺想起楊孟霖曾對自己說過的一字一句。


 


他還記得每一次從言語裡感受到那對演戲的熱忱時心跳的變化。


 


看著對方皺起眉頭回想起七年裡體會到的一切,再與自己四目相交不疾不徐的訴說,明明不是特別有趣的話題施柏宇卻樂在其中,搭配著一杯美式咖啡也能品嘗到苦澀甘甜以外的滋味。


 


直到手機響起通話聲,他才發覺自己按到了撥出的按鈕,急忙想掛斷而往中間移動的大拇指卻早已來不及,楊孟霖特別有精神的聲音就透過手機傳進耳裡,他一時之間語塞,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欸施柏宇你是不會講話喔?」語氣並不是不耐煩,而是帶著兩人互動常有的玩笑,話語中帶著笑意,像是期待著會得到怎樣的回覆。


 


「你在幹嘛?」


「在拍歡歡啊,哪知道一拿起手機你就打了進來,原本想把她對我撒嬌的樣子錄下來結果你嚇到她了。」


 


就和老朋友一樣聊著生活上的瑣事,不知不覺時間也過了快一個小時,楊孟霖發現已經到自己該出門的時候打算結束通話,房間才又安靜了下來,只剩下外頭街道的喧囂。


 


內心的空虛好像一下子就被填的滿滿的,只是聽見對方的聲音就能滿足成這樣,而時間的腳步也離播出的宣傳期越來越接近,埋在棉被裡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盯著手機的雙眼和夜晚高掛的新月一樣彎彎的。


 


過了四個月當初的悸動卻絲毫沒有打算消失的意思,視線停留在方才的通話時數,施柏宇默默的許下了個心願。


 


02


 


你有沒有發現,星星失去了蹤跡。


 


03


 


「不要害羞。」


 


十指緊扣在一起,面對下戲後的鏡頭仍然感到不自在的楊孟霖聽見眼前的人對自己說出這句話便鼓起勇氣再次把視線停留在對方的眼眸,施柏宇的睫毛很長,眼睛不大卻很吸引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遊戲的原因,他總覺得施柏宇的眼神和過去不太一樣,流露出的不是總是說著爛梗的自信,反而更像用雙眼在確認些什麼,兩人的距離近到彼此的呼吸都能感受的到。


 


 


「我覺得孟霖的眼睛很漂亮。」


 


這已經不止一次聽他這樣說。


 


施柏宇私底下很少稱讚自己,大多都是在他糊塗的時候酸言酸語卻又帶著笑意,沒大沒小的臭小鬼完全不討喜,總讓楊孟霖偷偷在背後瞪大雙眼比著中指,事後才反省自己的行為也沒成熟到哪裡去。


 


 


「親這個結。」


 


比起被范少勳和盧彥澤搞得慌亂的他,施柏宇顯得格外從容,一如往常的用小聰明鑽著規則漏洞,反正也沒有人說親在結上是犯規的。


 


嘴唇沒有貼在一起,兩人的鼻頭卻緊靠著,因為這樣難為情好像也挺奇怪的,但和朋友真的不會貼近成這樣,要不是節目效果楊孟霖覺得自己絕對不可能會和施柏宇有這些接觸。


 


想到這裡才發覺天台上的那個吻彷彿是為了宣傳期打下的預防針。


 


04


 


對不起,沒有辦法把你當成哥哥。


你不會知道我的星星墜落那天,我許下了什麼心願。


 


 


沒有想過,楊孟霖會這麼依賴著自己。


 


緊張的時候會靠在他身旁,笑到不能自己的時候會往他的方向倒下,面對面的時候害羞會靠在他胸前,像個笨蛋一樣穿著同件衣服打羽毛球會抓住他的肩膀,完全信任般的趴在他身上。


 


而在宣傳期進入尾聲時,他也沒有想過,自己的心動會如此無法隱藏。


 


殺青後已經很久沒看到完全融入角色情緒的楊孟霖了,王振武的靈魂被他詮釋的更加帥氣,面對動搖的感情而心煩意亂的情緒,楊孟霖藉由台詞完全的表現出來。


 


呼吸瞬間停止,心跳在四目相交過後劇烈跳動。


 


短短一個小時的節目不知道這樣心動了幾次,喜歡的情緒越來越失控,他明明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要去面對自己的內心,許下的心願也還沒找到實現的契機。


 


這樣的感情讓他很難受,曖昧不明卻跨不出那一步,明明偶爾打球見面就是最合適的相處方式,他卻覺得自己越來越貪心。


 


甚至貪心到抓準機會就不放過的程度。


 


「你等下直接吻我。」楊孟霖和想像中的反應一樣被自己的話語震驚到不行,避開施柏宇的視線後重新觀察著眼前的兩人如何傳接著幾乎沒有存在感的巧克力球,又像是在思考些什麼。


 


而真正輪到他們的時候,施柏宇的緊張完全表露無遺,一改過去的從容自在,戴反的眼罩出賣了他的內心,而楊孟霖也是。


 


漸漸靠近的臉龐直接擦過施柏宇的,楊孟霖的手心很冰涼,捧住雙頰後就輕易的找到位置,嘴唇沒有保留的湊近他的,好幾次因為心急直接撞了上去。


 


以勝負慾為理由不斷催促著對方,耳根到脖頸瞬間染上緋紅,唇瓣不自覺的一次比一次張的更開。


 


他完全傻住了,嘴唇彷彿不是自己的,連嘴裡的濕潤也分不清是屬於他的還是對方的,與兩人過去的經驗完全不同,以往頂多碰觸到,這次的感覺和接吻真的沒有什麼兩樣。


 


他發覺楊孟霖的主動讓他失去了理智,施柏宇無法回想起短短一分鐘到底發生了什麼。


 


身體感覺飄飄然的,控制不了劇烈的心跳與羞紅的肌膚,連專注在訪談都很困難了更何況是要回答問題,腦袋裡全在回味唇瓣的觸感,還有驚訝放開自我的楊孟霖。


 


但聽到對方只是為了輸贏,他稍微回神了一點,靜靜的在一旁聽著。


 


聽著那些為了掩飾心意,不願一舉一動出賣內心的謊言。


 


05


 


你有沒有發覺,星星就在你的眼裡。


 


 


-The END-










ㄧ要是,這一個月能讓你心動的話,我能喜歡你嗎。



评论(2)

热度(68)

  1. MarSchgirl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朝MarSchgir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