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朝

18.11.26 健身、重生、不夠

※首發月台
※流水帳
※勿上升真人
※對於昨天派去尼可常去的健身房健身



對終於能夠踏入重生,施柏宇有些興奮,畢竟之前楊孟霖一直不准。

「孟霖為什麼我不能去……」施柏宇有些委屈的拉著楊孟霖的手搖晃,楊孟霖別開視線,卻任由對方碰觸:「時間還沒到啦。」

「什麼時間?」

「重生週年慶。」

「嗯?週年慶是要帶我去慶祝喔?」

楊孟霖白了施柏宇一眼:「什麼鬼,慶祝屁喔,辦會員有折扣啦!這樣你以後要去怎麼練都隨便你。」

施柏宇忍不住勾起笑容把對方拉進懷裡,一手摟在腰上,一手在對方後頸摩娑,親暱的用鼻子蹭著對方的鼻尖:「你怎麼能讓我這麼愛你。」

「吵死了。」楊孟霖紅著臉視線怎麼轉就是不肯看施柏宇。好可愛,真的好可愛。施柏宇輕咬上對方唇瓣時想著。

一回神,楊孟霖已經做了幾組動作,抓了空檔在旁邊休息。

「孟霖孟霖,幫我錄影。」

「喔。」楊孟霖拿起對方的手機,用自己的臉開了鎖,點開相機幫對方錄影並順手拍了幾張,一邊看對方做,一邊嘮叨著:「慢一點,是又想受傷喔,對、對,腰挺直……」

感到有些好笑的施柏宇放下啞鈴,靠近楊孟霖耳邊低喃:「楊教練好嚴格喔……」

看著兩個不好好健身在那打打鬧鬧的人,本來拿著手機錄影的老闆娘默默的把手機關掉,心中無奈,這根本不能po啊……

當兩人健身完吃完飯,悠閒的消磨時間到晚上11點多,施柏宇確認爸媽已經睡了才回到家,一方面也是怕楊孟霖會害羞。

兩人悄悄的回到房間,楊孟霖覺得一身都是汗味又有食物的味道,忍不住先用浴室洗澡。而施柏宇趁著這段時間看了看楊孟霖幫他拍的東西。

「嗯……影片有孟霖的聲音,發了會被罵,照片……照片……這張好了。」一邊低聲喃喃一邊挑了一張照片貼上IG,就著私心、在沒有告知楊孟霖的情況下標上重生的地點,發完剛好楊孟霖也洗好,便把手機放著去洗澡。

楊孟霖擦著頭髮看見施柏宇手機的燈一直閃,按亮發現有好多IG的提示,提高音量:「柏宇,手機借我看。」

「啊?你看啊。」施柏宇的嗓音在水聲中有些被掩蓋,楊孟霖坐在床邊聽見回應便解鎖,這才發現施柏宇把去重生這件事貼IG了。

對於男友藏的心思,他還是知道的,也沒打算責怪他,只是看了下面的回覆都是在稱讚施柏宇的肌肉,想了想便挑了好幾則回覆「不夠不夠」。

施柏宇出來就看見一個人看著螢幕一直笑,貼近知道對方在惡作劇,蹲在對方身前,把手放在對方大腿上輕撫:「孟霖你覺得不夠嗎?」

楊孟霖警覺的按住施柏宇的手:「不准亂來喔,今天健身已經很累了,我明天還有工作。而且才不是我說的,明明是你說的。」用手指了指對方的帳號,忽略明明是自己打的文字。

「是我、是我,我的確覺得不夠。」

「啊?」

「因為怎麼愛你,我的都覺得不夠。」










「吵死了,睡覺啦。」

「孟霖不要害羞嘛。」

「再吵我就回家。」

「好好好,不吵,我愛你,晚安。」





「我也是,晚安。」

(派尼/宇霖)同居這件小事-廚房的誘惑

很喜歡竹子的文💕

竹子在1226_英雄一切安好:

*rps注意




「我覺得我們這樣每天三餐都吃外食好像很不健康。」

施柏宇一邊涮著肉一邊跟坐在對面的楊孟霖說。

楊孟霖正在試圖把超大片的高麗菜壓進鍋裡,聽到對方的話,還當作玩笑話。

「所以呢?」

「我在想我們至少一星期有幾餐自己在家煮吧,不然家裡廚房什麼設備都有,當擺設很可惜。」

聞言,楊孟霖把筷子放下,抬頭面無表情的開口。

「我話先說清楚,我不會煮飯哦,你如果不希望我們家廚房燒掉,你要自己想辦法。」

就是因為兩人都不會煮飯,加上工作不定時,想要兩個人一起好好坐下來吃個飯,直接去外面餐館是最省事的作法。

楊孟霖對自己的廚藝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再者他也並不是很相信他這個從小唸私校長大的男朋友有比他好到哪裡去。

拿起筷子繼續戳著鍋裡的食物,楊孟霖全當施柏宇在閒聊。

「好啊,我來煮。」

然後施柏宇就突然給了一個超肯定的答案,害楊孟霖差點噎住。

「什麼?」

「我說我來煮啊,我想想哦,先從簡單的開始好了……還是我打電話問少勳,我記得彥澤上次說少勳私底下真的蠻會煮的。」

施柏宇又塞了一口肉,然後一臉認真思考的樣子。

這下子楊孟霖可真嚇到了,愣在原地,鍋裡的菜都泡爛了也沒有喚回他的神。

瞥到楊孟霖愣住的樣子,施柏宇稍微往前靠著桌子,頭往前靠近對面的楊孟霖,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

「你是因為我說要煮給你吃,所以感動得說不出話嗎?」

「不是,我是在想,你煮的話我還能活多久。」

*

「所以他真的有認真在學嗎?」

盧彥澤當初聽到這件事也是震驚了一會,現在沒事都還會問進度。

「應該有吧,他真的去買了一些食譜,然後週末還去買菜,說要去找少勳。」

楊孟霖用吸管戳著奶茶裡的冰塊,一邊說著。

「難怪少勳之前說柏宇突然約他,原來是為了這件事。」

盧彥澤笑著說,一邊翻著手上的菜單。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三分鐘熱度,還去麻煩少勳。」

「很難講啊,我覺得柏宇做事都蠻認真的,應該會堅持下去,而且說真的,這個觀念是對的,我們現在覺得吃外食無所謂,是因為我們身體代謝都還很好,之後老了,這些高油又重口味的食物,真的會讓我們身體很負擔。」

眼看盧彥澤像老人家一樣的說教,楊孟霖就好想笑,明明對方跟施柏宇提出一樣的事情,為什麼可以感覺到那麼明顯的差別。

「我也知道啊,所以我又沒反對他,想說比起我的廚藝,至少他的可能還有點救吧,我只能精神上支持他啦,希望他不要讓我拉肚子。」

「你最好是只有精神上啦,你不是上次在群組po一個很好笑的圍裙要逼他穿嗎?」

自從施柏宇在火鍋店發表了煮飯宣言後,楊孟霖就致力於尋找各種造型圍裙,除了想逼對方穿,還貼上越界群組讓大家一起笑。

聽到盧彥澤提起,楊孟霖立刻精神都來了,把手機裡的存圖都翻出來給對方看。

「是不是很好笑,你看,還有這種比基尼的……」

盧彥澤看著面前笑的像惡作劇小孩的人,真覺得施柏宇攤上了個心智趕不上實際年齡的伴侶,不只一次覺得,也許這就是他們這對相差六歲的情侶能好好相處至今的原因。

施柏宇到的時候,正好看見楊孟霖不知道翻到什麼圖片,笑彎腰沒良心的樣子。

「你們在講什麼,笑這麼開心?」

施柏宇向盧彥澤點頭打招呼後開口,一邊伸手去摸了摸楊孟霖的後頸,像之前在國師直播上的情景劇那樣,後來變成了施柏宇的習慣動作,楊孟霖從一開始的嚇到閃躲,到後來都見怪不怪任由他摸。

「你來啦。」

楊孟霖抬頭看了一眼男友,又低頭去翻圖片給盧彥澤看。

「你家孟霖在給我看他打算買來讓你穿的比基尼圍裙。」

盧彥澤笑瞇了眼說。

「我就知道!你真的不打算放棄讓我穿這個嗎?」

施柏宇笑著對楊孟霖說,一邊把椅子拉開,把包包放上去。

楊孟霖沒有回答,只是轉頭朝他挑眉擺出了「當然不」的表情,反而是盧彥澤開口。

「萬一他真的買,你就真的要穿哦?」

聞言,施柏宇看了一眼楊孟霖,對方頭都沒抬的繼續滑著手機,不禁露出微笑。

「穿啊,不然怎麼辦,他想看就穿給他看吧。」

「你不怕他亂po哦。」

「他不敢啦,頂多是po群組,給你們看我是沒差。」

「你又知道我不敢哦,我就po限時,po臉書,全部都po。」

「好好好。」

施柏宇一派輕鬆的應付他,一旁的盧彥澤全程觀看著一齣日常臭情侶鬥嘴,也是不亦樂乎。

楊孟霖發現對方完全不相信他的話可不服了,把菜單塞進他手裡,作勢要趕他去點餐。

「去去去,我跟彥澤都選好了,你去點餐別煩我。」

施柏宇笑著拿起上面已經畫好記號的菜單,準備要去點餐的時候,又被楊孟霖叫住。

「等等,施柏宇你有開車來吧?」

「有啊,我不就是開車要來載你的嗎?」

早上盧彥澤剛好在楊孟霖家附近有拍攝,結束後直接就來約他健身,他也完全沒多想的上了對方的車就走,結果再晚一點吃完飯盧彥澤還要趕去別的地方工作,他只好打電話給今天滿堂的大學生求救。

楊孟霖看了一眼一旁的桌上,還真的有剛剛施柏宇來的時候隨手放在上面的車鑰匙。

想到對方上了一整天課,一放學就跑來要接他回家,他突然覺得心裡頭也蠻暖的。

看著施柏宇走向櫃臺的背影,盧彥澤壓低聲音開口。

「人家對你那麼好,你還想整人家。」

「好啦,老實跟你說,我本來就真的要幫他買圍裙啦,正常的那種,不然你看,他說要煮飯給我吃,我什麼忙都幫不上,總得做些什麼吧,就想說可以買圍裙給他,是在看圍裙的時候,不小心看到那些好笑的造型才故意傳的。」

「所以你有看上什麼好看的圍裙嗎?」

楊孟霖往後翻了幾張圖給盧彥澤看,全是男生的圍裙樣式,灰藍素色的,大小格子的,有的還有綁帶可以束起來。

「而且你不覺得,他那麼高,身材又不錯,在廚房煮飯的時候穿著圍裙,那個畫面應該蠻好看的齁。」

想像著那個畫面,楊孟霖自己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就被盧彥澤笑著吐嘈。

「你這是拐一大圈跟我炫耀你男朋友很帥嗎?」

「靠北我哪有,還有你不准跟施柏宇說這些哦!」

當初這兩人說要同居的時候,盧彥澤真的是不敢相信,甚至還勸過他們放棄。

雖然他們很常約出來見面吃飯打球,私底下也見證過兩人真的相處的很好,但畢竟同居還是不一樣的,而且是很不一樣。

兩個人的生活方式、習慣、作息都需要相當程度的磨合,原本都是家中獨子的兩人更是需要習慣有另一個人開始要跟自己朝夕相對,往負面的方向去想,就是如果吵架了連冷靜的空間都可能沒有。

盧彥澤甚至覺得同居的結果會造成這兩人最後分道揚鑣,獨自擔心個老半天,結果施柏宇也就算了,楊孟霖竟然也平和的答應同居,搞的他這陣子也沒少擔心。

結果半年過去了,這兩人竟然磨合的超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各自學業工作忙的也沒時間吵架,總之除了一些雞毛蒜皮,無傷大雅的小事,他們幾乎沒什麼爭執。

身邊個別親近的朋友家人也都漸漸習慣他們現在是共同體這件事。

比如聯絡不上楊孟霖的話就會改聯絡施柏宇,最後總會找到人;比如經紀人幫施柏宇接劇本的時候還會一起詢問楊孟霖的意見,比起施柏宇,經紀人還比較聽楊孟霖的話;群組約聚會只要其中一個人在線上,基本上就能一次回覆兩人的答案,省時省力。

盧彥澤其實也知道能夠到這種程度,兩人也有做過一些努力和一些改變,最明顯的就是施柏宇超寵膩的全盤包容對方,還有楊孟霖終於開始學會了撒嬌依賴,不再總是自己獨自硬撐。

看到這種所謂1加1大於2的結果,身為被粉絲戲稱的粉頭,以及確實私底下一路看著他們交往同居的盧彥澤,還真覺得有點欣慰啊。

「是要跟我說什麼?」

回來剛好只聽到後半句的施柏宇疑惑的問。

「說要給你穿這個肌肉圖案的圍裙啊。」

楊孟霖立刻切換成幹話模式,手機也高速滑到肌肉裝圍裙的圖片,拿去施柏宇面前給他看。

「要我穿是沒問題,但你應該知道我肌肉更大塊哦。」

「幹少講屁話哦。」

很兇的楊孟霖,耳根不小心紅了起來。

*

剛同居時就約定好工作晚歸不准等對方,結果當然是沒人遵守。

所以楊孟霖小心翼翼的連鑰匙都慢慢插進孔裡轉動後,進到家裡映入眼簾的,不意外是施柏宇在沙發上歪著頭睡著的樣子,手裡還握著電動把手。

趴在施柏宇腿上還醒著的歡歡,聽到鑰匙穿孔聲時就已經抬起頭來看著門口,確認進來的人是爸比後,咚咚咚的跳下沙發朝楊孟霖跑去。

楊孟霖蹲下來對著歡歡比了噓的手勢,然後兩手張開把女兒抱的滿懷,起身去施柏宇身邊。

「施柏宇,起來,去房間睡。」

楊孟霖彎腰輕輕拍了拍施柏宇的腿,跟著往下的歡歡腳也在上面撲騰了一會。

成功被男友跟女兒叫醒的施柏宇,眼睛都還沒完全張開,手臂倒是先張開了。

「歡迎回家。」

「洗完澡再抱,我現在應該很臭。」

見施柏宇哀怨的眼神,楊孟霖乾脆俯身去捧施柏宇的臉,輕輕的吻了一下對方的唇就離開,然後輕聲的說。

「我回來了。」

施柏宇滿意的又拉下他的臉親了一次,才終於放他去洗澡。

「你快睡吧,都幾點了。」

楊孟霖一邊走去房間一邊回頭說著。

「你會不會餓?我聽到你肚子在叫。」

肚子的咕嚕聲騙不了人,楊孟霖只好按著肚子點頭承認。

「因為要趕拍所以晚餐隨便吃一點而已……」

「那你去洗澡,我去幫你弄吃的。」

施柏宇起身要去廚房,歡歡像個小尾巴一樣跟在後面。

「欸不用啦,你去睡覺,我等等自己用,不然頂多睡一覺明天就能吃早餐啦。」

「嗯?又沒關係,我去弄,你洗完剛好能吃,多好。」

「你明天不是還要上課,你——」

「我想照顧你。」

施柏宇看著楊孟霖的眼睛說。

「跟你一起住最大的幸福,就是可以這樣照顧你,你就讓我照顧你好不好?」

楊孟霖覺得自己真是很容易心軟,尤其對方老是用這種甜言蜜語蠱惑他。

洗完澡後,楊孟霖頭上掛著毛巾,走出浴室攤在沙發上滑手機,偏頭看著在廚房的施柏宇。

「你在弄什麼,好香。」

聽到楊孟霖的聲音,施柏宇回頭看了他一眼,笑著開口。

「洗好啦,我弄了點麵條,想說你晚餐如果沒吃什麼,至少麵食類會比較有飽足感吧。」

腳邊的歡歡聞到食物味,興奮的轉著圈,還站起來攀著施柏宇的腿,施柏宇趁等麵熟的時候彎下腰去用沒碰食物的手去揉她。

「歡歡也想吃嗎,等等準備你的,這裡好熱好危險,先去找爸比好不好?」

歡歡像是聽懂了一樣,轉身就朝客廳的方向跑向楊孟霖,楊孟霖滿足的笑了出來。

跟歡歡玩了一陣子後,抬頭看著廚房忙碌的施柏宇。

頭髮因為打瞌睡的關係一邊是扁的,另一邊翹著亂毛,身上是洗了好多次已經鬆到不行的大t裇,下半身是素色寬短褲,再往上一看,施柏宇正張嘴打著大哈欠,臉上半點脂粉都沒有。

楊孟霖眨了眨眼睛,鬼使神差的站了起來,朝施柏宇的方向走去,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從後面抱住了正在跟麵條奮鬥的施柏宇。

施柏宇倒是沒有嚇到,被觸碰的那一刻偏頭打算去磨蹭對方的腦袋,卻在那一瞬間皺起了眉頭。

「你怎麼又不吹頭髮了。」

「好麻煩,反正等一下就乾了啊。」

施柏宇嘆了一口氣,順便把麵給撈了起來放進碗裡。

「那你先用毛巾至少擦乾一點,等等你吃麵的時候,我來幫你吹。」

「好累,不想動。」

把毛巾蓋在頭上後,楊孟霖耍賴的說。

「你現在如果不動,我就讓你明天早上不能動哦。」

說完還輕輕的往後頂了一下楊孟霖,換來對方捏了一把他的腰。

「變態。」

然後完全沒把幹話放在心上,繼續掛在施柏宇身上。

總是拿楊孟霖沒輒的施柏宇還真沒打算幹嘛,只能加速手上的速度讓男友趕快吃到麵,然後自己可以趕快幫他吹頭髮。

溫順的靠在施柏宇肩膀上的楊孟霖突然輕聲的開口。

「我有幫你買圍裙。」

「是比基尼還是肌肉的?」

「是正常的,素面那種,而且應該是你的尺寸。」

「突然良心發現,決定不再整我嗎?」

看施柏宇好像不太信自己的話,楊孟霖無奈的開口。

「是真的啦!不過……我突然覺得你好像也不太需要。」

施柏宇轉身正面的抱了一下楊孟霖後,對方見他要把麵端上桌也就鬆開了他。

「嗯?為什麼?」

「就覺得,你這樣就是最好的樣子了。」

在施柏宇打開吹風機的瞬間,楊孟霖說了這句話。

「你說什麼?」施柏宇大聲的問

楊孟霖笑著吸了一口麵,不打算再講一次。

他想像中的畫面,是施柏宇穿著白色襯衫,下面是合身的窄褲,外面套著自己給他買的圍裙,甚至還在背後綁了一個俐落的結。

總覺得那樣的施柏宇肯定是充滿誘惑。

卻沒想到,現實中廚房裡施柏宇的身影,不用任何外加的元素,光是站在那裡一邊打哈欠一邊幫他煮東西吃,就讓楊孟霖覺得心跳快的不得了。

然後他才明白,原來這才是施柏宇最好的樣子。

麵還燙著,施柏宇已經幫楊孟霖吹完頭髮,在把吹風機拿回廁所放之前,他稍微彎腰從後面圈住了對方,在臉上偷吻後,輕聲的在他耳邊說了句話。

「你洗完澡後,頭髮微翹可愛的樣子,也是最好的樣子。」


 


______end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直很想練習寫三十題這種東西,希望可以寫得短短的可愛的,結果還是又亂爆......


反正同居AU會不定時更新,大概都是沒什麼R18但很幸福的小甜餅(可能也不太甜),總之我會努力的朝著個方向去走(握拳)



雪落下的聲音

BGM:雪落下的聲音-李千娜Cover(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uTBI3MY_ic

※武文BE慎入(第一次寫角色竟然就BE了……)

※OOC,不通順,沒邏輯,總之,只是一個聽歌時的想法

 

 

輕輕,落在我掌心,靜靜,在掌中結冰。

相逢,是前世註定,痛並,把快樂嘗盡。

 

  「喂……媽?怎麼突然半夜打給我?」

 

  『嗯……振文,對不起……』

 

  聽見電話那頭的哽咽,王振文略為緊張地坐起身:「媽?你怎麼在哭?而且為什麼要跟我道歉?」

 

  『振武……走了……嗚,他要我替他保密……對不起……』

 

  王振文僵硬的眨了眨眼,乾笑著:「媽,今天不是愚人節喔,是不是王振武做錯了什麼事要你來騙我!」

 

  忍不住慌張的情緒無法控制音量:「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喔,王振武在你旁邊對不對,叫他聽電話,怎麼可以亂開這種玩笑!」

 

  『振文……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但媽媽看振武太、太痛苦了,他不願、不願讓你看到他、他受、嗚、受病痛折磨的樣子,所以……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王振文後來根本不知道是怎麼結束這通電話的,只記得電話中母親一直不斷的道歉,與振武在美國的位置,他慌忙地收拾了幾件衣服、幾個必需品,連夜趕到桃園,買了一張飛往美國的機票,等到在飛機位置上坐定,他還是恍惚的不能自己,忍不住陷入自己煩亂的思緒裡。

 

  父母決定再婚的那一天,是王振文跟張力勤的第一次見面;國中被綁架後,醒來第一眼看到的是張力勤,後來就變成了王振武;高中開始意識到自己喜歡他,好不容易在許多彎彎繞繞之後,得到了一個「再給他一點時間」的答案;大學了,關係看似是確定的,但其實王振武沒有給過一個確定的答案。

 

 

明明,話那麼寒心,假裝,那只是叮嚀。

淚盡,也不能相信,此生,如紙般薄命。

 

  剛升大二時王振武突然告訴王振文,學校教授想推薦他去美國交換,他也想出去試試看,問著王振文覺得如何。

 

  那時、那時明明是帶著笑意、帶著希冀的眼神看著我的啊,他都那麼渴望我怎麼能阻擋,他已經為我犧牲太多,好不容易有個機會,當然要讓他去試試看啊。

 

  雖然寂寞。

 

  後來王振武真的出去了,但,慢慢的,視訊變少了、通話變少了,連語音也變少了,雖然說著是因為課業太忙、怕時差會讓王振文睡眠不足,卻也勾起王振文的不安全感。這件事也小吵過三五次,但從未大吵過。

 

  直到一周前……

 

  "振文,你還記得高中時,我希望你給我一點時間讓我想清楚嗎?

   我想,我現在可以告訴你,我想清楚的決定了。

   我希望……你能擁有屬於你的幸福,你的幸福並不在我這裡。  "

 

  王振武傳了這則訊息給王振文之後,就再也沒回覆過。不論王振文怎麼打電話、怎麼用訊息要求王振武回覆、怎麼用語音大吼,王振武都沒有再讀過。

 

  王振文從開頭的前兩天瘋狂的傳訊息,到四五天後開始覺得心冷。

 

  原來,在王振武的心底,我還是沒辦法從弟弟變成戀人嗎?

 

 

我慢慢地聽,雪落下的聲音,閉著眼睛幻想它不會停,

你沒辦法靠近,決不是太薄情,只是貪戀窗外好風景。

 

  終於到了美國,見到的只有母親,跟一罈骨灰。

 

  王振文紅著眼死死的盯著那罈骨灰,我……竟然連最後一面都見不到嗎?

 

  「振文……這也是振武要求的,他說怕你見到了會更忘不掉……」母親的聲音顫抖著:「振文,你願意……陪我到振武之前住的、的地方收拾東西嗎……」

 

  王振文望著眼前抱著骨灰的女人,短短一周沒看到憔悴許多,他想著:她是王振武的親生母親啊,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絕不比自己來的少,於是王振文強打著精神答應母親。

 

 

我慢慢地品,雪落下的聲音,彷彿是你貼著我叫卿卿。

睜開了眼睛,漫天的雪無情,誰來賠這一生,好光景。

 

  等到兩人到了住屋前,已經是午後時分,母親把鑰匙交給王振文,因為還有一些手續要在今天完成,所以希望他先收拾,王振文應下後,母親便留下他一個人面對這個,曾經充滿王振武氣息的地方。

 

  王振文在門口站了很久,終於鼓起勇氣開門進去,一步、一步,慢慢的、慢慢的在屋內走著,卻發現在屋內各處貼了許多紙條。

 

"振文說台北變冷了,記得叫媽媽多買一條圍巾給他,要白色的"

 

"這個零食是振文喜歡的味道,這幾天再寄回去給他"

 

"狀況有點起色,希望能早點回去找他"

 

"又惹振文生氣了,我怎麼這麼不會說話呢"

 

"振文已經拒絕跟我傳訊息三天了,我好想他"

 

"振文說我變冷淡了,不願意接視訊,但我現在很醜,會嚇到他"

 

"病情惡化了,還是讓振文別等我了"

 

"好想他"

 

"好想他"

 

"好想他"

 

  王振文一張一張的拿起,看著原本還蒼勁有力的字跡,漸漸地變得虛浮,最後在落地窗前的桌上看見了最後一張字條:

 

"我好想 陪振文到老"

 

 

  王振文緩緩的推開落地窗,冷空氣竄入已經有點久沒通風的室內。

 

  嗯,有點冷。王振文緩緩蹲下環抱自己,手上捏著紙條有些顫抖,怔怔的看著窗外點點白色落下。

 

  啊,原來是下雪了啊,難怪這麼冷。

 

 

  『振文,怎麼穿這麼少在那吹風,快過來。』

 

 

  王振文猛然的回過頭。

 

  卻發現,聲音的主人早就不在了。

 

  就像突然認知到這個事實一樣,王振文覺得鼻子一酸,回首將頭埋入雙臂之間。

 

  「笨蛋……為什麼都自己扛……」

 

 

  無聲啜泣。

----------------------------------------
這是我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不打出來就一直佔據腦海(默默覺得很可怕)
在自己其他坑都還沒填的狀況下,竟第一次打了角色的文,然後還是BE(默)

嘿,對,王振武從頭到尾就只有出現骨灰,從頭到尾都是王振文的主場(?)

是BE,也沒什麼文筆也沒什麼鋪陳,希望大家不要追殺我

(派尼/宇霖)可遇不可求

好喜歡竹子的文筆,看似輕淺實則深刻的感覺,喜歡

竹子在1226_英雄一切安好:

*RPS真人注意




「所以你什麼時候可以停止發呆?」




施柏宇覺得脖子上忽然一陣濕涼,回頭看是Duke用了沾過冰水的手故意碰他的脖子嚇他。




「嚇我一跳,你幹嘛啦?」




「你才幹嘛咧,你最近整天恍神是怎樣,吵架喔。」




這個正在放暑假的大學生從上星期開始就怪怪的,工作的時候恍神,搭配服裝的時候也要服裝師在他面前揮好久的手才有反應,好不容易休息了,坐在椅子上更一反往常的連手機都不滑,就盯著正前方一動也不動,彷彿靈魂都被吸走。




「沒有啊。」




「那冷戰喔?」




「我哪有時間跟他冷戰啊,他馬上就要過去了耶。」




說完這句話,施柏宇嘆了一口氣,像隻垂著耳朵的大狗。




楊孟霖再過幾天馬上就要去中國拍戲了,七月的時候就有先過去跟劇組碰面,當時在那裏待了兩三天,就讓留在台灣的施柏宇整天心神不寧,這下可好,他這次一去就是正式開拍了,沒三五個月不可能結束,難怪這隻大狗從上星期就開始焦慮。




一眼看穿弟弟的Duke忍著笑開口。




「果然只有那位才會讓你露出這種表情啊。」




施柏宇感覺對方似笑非笑,不滿的嘖了一聲。




「你不要笑喔,我就是、就是很擔心嘛,不知道他去那裡會不會好好吃飯,是不是又會熬夜看劇本不睡覺,要是受了委屈可能都不跟我說,生病了怎麼辦......」




聽到對方叨叨絮絮的,被禁止笑就更想笑的Duke乾脆放棄掙扎的笑出聲




「你擔心什麼啊,他都幾歲了還不能照顧自己嗎?」




施柏宇覺得Duke很煩,整天就拿年紀開他玩笑,想開口說些什麼,最後卻只嘆了一口氣,往前趴在桌上,整個人都很萎靡,吞了吞口水才終於又開口。




「還有啊,他那個劇組......裡面應該沒有他的理想型吧。」






「你難道不是應該擔心那個劇組裡有誰的理想型是他嗎?」




聞言,施柏宇從桌上爬起來,倒抽了一口氣。




「對耶,這樣不行啦!」




聽到這句,Duke終於忍不住的笑彎了腰,手放上施柏宇的肩膀,想說話都喘不過氣。




「你到底在笑屁啦。」




施柏宇無奈地看著扶著他肩膀笑個不停的Duke。




等到Duke終於笑夠了之後,眼角還閃著淚光,努力的吸氣平撫自己後,才終於笑著開口。




「沒有啦,我認識你這麼久,也不是沒看過你談戀愛,但我真的是第一次看到你這個樣子。」




「什麼樣子?」




「你想想看,以前愛慕你、倒追你的人多的是,你不都是覺得看對眼、有感覺了就在一起了嗎?然後突然有一天發現怎麼也想不起來相愛的原因,自然而然地就分手了,也不會想東想西,或著想要挽回什麼,你總是在一段關係裡處於上風不是嗎?」




施柏宇在腦海中努力的回想以前談戀愛的記憶,發現真的都是一些很破碎的片段,本應在每一段感情上都有些情感波動的,現在回頭去想,卻幾乎沒什麼深刻的感覺。




「結果現在攤上了個大六歲的同性,情聖施柏宇居然也會陷入這種患得患失中啊。」




跟楊孟霖的交往,從一開始就是戰戰兢兢的。




當初會接下越界這部劇,只是公司覺得順應時代潮流,同性元素加上校園熱血運動的題材,也許能給外貌身材年紀都貼合的施柏宇帶來些許人氣,也算是能給他未來走演員之路試水溫,只是這部劇帶來的效應,對公司跟施柏宇本人來說,都是始料未及的。




誰都沒想到,那個木訥少言,在球場上默默發揮所長的自由球員,對弟弟有著難以解釋的佔有慾的王振武,竟然廣受觀眾的喜愛,連帶著他當初參加甄選比賽獲得的模特兒身分,以及還在就學中,溫暖善良又帶著點小孩子淘氣的樣子,都一併的被注意到了。




公司自然是喜聞樂見,安排了許多工作給他,增加他的曝光率,也開始有些工作主動找上門,這讓施柏宇覺得自己終於有點像演藝人員了,但越界帶給他的影響除了水漲船高的人氣之外,對施柏宇來說,最不可思議的就是楊孟霖。




一開始他對於炒作cp這件事的感覺只是好奇跟新鮮,本就在拍戲期間跟對方建立了革命情感,要在鏡頭前面表現親暱,對他來講並不困難,偶而還會對自己自然的表現沾沾自喜,後來才發現,那不是自己多厲害,而是自己其實已經動了心。




陪伴他研讀劇本、引導他入戲時認真的眼神;私下一群人打鬧時,眉間頑皮的神情;上節目感到害羞尷尬時,不自覺把他當浮木貼上來的溫度;煩惱課業與工作時,像個大哥哥一樣溫柔開導他的樣子。




每一刻都讓施柏宇覺得,好心動。




真正意識到自己的心意,是在見面會上那句「我那麼愛他,他也那麼愛我。」




粉絲都覺得是他在撩楊孟霖,把它當糖吃,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句話是脫口而出的。




那個當下,他突然確定了自己愛上楊孟霖的事實。




而比起這件事更讓施柏宇始料未及的,是楊孟霖答應了他的告白。




於是,在被喜悅沖昏頭之後,隨之而來的是很多的害怕。




害怕哪天有什麼風吹草動,對方會告訴自己一切都是假象,害怕不夠成熟的自己不能帶給大六歲的對方更多的安全感,害怕明明是想照顧對方,卻總是在惹麻煩,害怕那麼好的人,有一天身邊會出現比自己更好的人,帶走他的目光。




就像Duke說的,以前的戀愛垂手可得,遇見楊孟霖後,才知道光是想確定對方的心意,就得耗費所有的力氣。




「我這樣是不是......太幼稚了?」




施柏宇苦惱地搔搔頭,一旁的Duke卻突然收起了笑容開口。




「我倒不覺得這叫幼稚,患得患失本來就是愛情的模樣,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你這樣真的很像電視上那種,拿著花數花瓣的小女生,他喜歡我、他不喜歡我、他喜歡我......」




施柏宇瞥到Duke又在上揚的嘴角,就知道對方又要開始取笑他了。




「不要再笑了啦,我很苦惱欸。」




Duke嘴角還有點笑容,但確實收起了開玩笑的心,把椅子移到更靠近施柏宇的地方,突然認真地開口。




「好啦,說認真的,既然擔心他,就把這些心情告訴他啊,而且......你擔心的這些事,他也同樣會擔心你啊。」




「孟霖也會擔心我嗎?」




總覺得,只有年紀小的自己,才會整天在那裏想東想西。




「那當然啊,更何況要出國的人是他,把你一個人留在台灣,他才有得擔心。」




「我一定會乖乖等他回來的啊!」




施柏宇想都沒想,立刻開口反駁。




「跟我講有什麼用,你要跟他講啊,不然他怎麼知道你在想什麼。」




不知為何,聽到Duke這句話,腦子裡突然浮現了王振文的臉,還有那句氣急敗壞的「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你在想什麼!」




看到施柏宇又愣住的表情,Duke嘆了一口氣,再度開口。




「我知道你這次很認真,也知道你總是很害怕,但你知道的,我的年紀跟他差不多,如果今天要我跟一個小自己六歲,還是同性,職業也是公眾人物的人在一起,那我才怕死了。」




「為什麼?」




「你才22歲,一段關係的開始與結束全靠感覺,可是我們不是,我們快要30歲了,我們沒有時間跟你們玩什麼感覺的遊戲,你們也許可以說放手就放手,我們可沒辦法。」




「我也不會--」




眼見施柏宇忙著要反駁,Duke連忙又開口。




「我知道你不會,我是要說,他當初一定是不知道花了多少勇氣,才決定答應你的,他一定很喜歡你。」




「所以,我要提醒你,如果你一直像現在這樣陷在你自己焦慮的世界裡,你很可能會因此忽略他的焦慮喔。」




被Duke這樣一講,施柏宇有點被敲醒的感覺,他這些日子自己魂不守舍的,卻沒想到對方也可能跟他一樣在焦慮。




看到施柏宇又陷入沉默,Duke一臉無奈,正要開口再說什麼的時候,卻被推門進來的工作人員打斷了。




「柏宇,有人來找你喔。」




楊孟霖拎著一個大袋子走進來的時候,施柏宇還愣在原地,倒是Duke很自然地上前過去打招呼




「嗨,我們又見面啦,這個就是你們家小朋友吧?」




Duke握完楊孟霖的手,便蹲下去朝他手上的袋子裡面看,在寵物包裡撲騰的正是楊家小朋友歡歡。




「對,他是歡歡。」




楊孟霖笑著說,往旁邊看了一眼施柏宇,看他兩眼發愣,突然覺得很有趣。




「你怎麼來了?」




愣了老半天的施柏宇終於成功地說了一句話,伸手就要去牽楊孟霖的手。




「想說剛健身完,來找你一起吃晚餐,你們還有工作嗎?還是我去車上等?」




「沒有,都結束了,我們只是在聊天而已,那我先走了,下次再見啦。」




Duke拿起自己的包包,朝楊孟霖點點頭示意,又回頭朝施柏宇露出促狹的笑容




「施柏宇,你自己好好加油吧。」




聞言,楊孟霖對著施柏宇露出不解的神情,對方則是笑著去把歡歡的袋子接過來,搭著他的肩一起走出休息室。




上車之後,施柏宇把袋子的拉鍊打開,把歡歡抱出來,小朋友一聞到熟悉的味道就往他身上撲,見狀,施柏宇索性把袋子丟到後座,開始揉著對他撒嬌的歡歡,眼神卻是飄向駕駛座的楊孟霖,嘴角還有掩不住的笑意。




幾乎整個星期都跟對方有約,可以說是施柏宇故意為之,用著各種名目約對方,本來還在想著今天的約會理由,結果楊孟霖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施柏宇自然是高興的,把剛剛跟Duke傾訴的煩惱暫時都拋到了一邊。




「你在笑什麼啦?」




楊孟霖轉頭問,瞥了一眼在施柏宇懷裡鬧騰的歡歡,忍不住伸出一隻手去摸她,結果被施柏宇一把抓住手。




「笑你帶歡歡來接我啊,我好高興。」




楊孟霖呿了一聲,把手抽回來放到方向盤上,耳根泛紅。




「是健身房那群人說想看歡歡我才帶出來的。」




施柏宇也不打緊,滿臉的笑意,抓著歡歡的手晃著。




「這樣啊,我以為是歡歡太想我了。」




「拜託,歡歡要想的人是我好不好,我馬上就......要走了欸。」




話講到一半,突然意識自己進入敏感話題的楊孟霖,結巴了一下。




楊孟霖要去中國大陸拍戲這件事,早在拍越界前後那陣子就已經確定了,只是這中間兩人關係有了變化,有了牽絆就會有所顧慮,尤其他其實看得出來施柏宇若隱若現的焦躁,但因為太了解他了,知道小獅子的自尊心比天還高,只好暫時把這個話題避開,順帶也逃避自己內心同樣存在的焦慮。




聽到這句話的施柏宇愣了一秒,倒是沒太大的反應,還笑著開口。




「你爸比去那邊之後,歡歡就要跟我相依為命了,對不對啊。」




歡歡什麼都聽不懂,只會衝著施柏宇的笑臉歪頭傻笑。




「......」




楊孟霖斜眼看著這對偽父女,無奈地搖搖頭。




「好啦,其實我今天帶歡歡出來,還有一件事要做。」




聞言,施柏宇轉頭看著楊孟霖,懷裡的歡歡以為在跟她玩,跟著轉頭去看他爸比。




「嗯......我去那邊之後,如果我爸也剛好不在,歡歡就要托你那邊了。」




「這我知道啊,之前就有講好的。」




「所以我在想,你前幾天不是跟我說,你爸媽去出差嗎,如果今天你家方便的話,我是想讓歡歡去適應看看你家,看她在你家能不能睡的習慣......」




「所以你們要過夜嗎!」




施柏宇話都沒聽完,重點倒是都畫到了,興奮的直起身,害開車中的楊孟霖嚇了一跳。




「對啦!你幹嘛那麼激動,嚇死我了。」




施柏宇倒回椅背上,滿臉的笑容,嘴角就是下不來。




「太好了,太好了!」




楊孟霖忍不住看向手舞足蹈的施柏宇,有時候他突然可以理解自己為何會被對方吸引,因為一點小事情,就可以產生那麼大的滿足,真是個可愛的小屁孩。




*




楊孟霖洗完澡後,晃出浴室走到客廳,發現施柏宇把歡歡的玩具放滿了某個小角落,還鋪了一塊毛毯在地上,自己在旁邊地板上盤腿坐著,看著歡歡在毛毯上咬著玩具翻滾,聽到浴室的門有聲響才回頭。




「你洗好啦?」




「對啊,換你去洗吧,歡歡自己可以玩得很開心。」




楊孟霖蹲下摸了一把歡歡後,起身把毛巾甩到肩膀上,準備要走回房間,施柏宇也起身跟著他回房間拿衣服。




進了房間,施柏宇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跑到自己桌前去拿了張紙,交到楊孟霖手中。




「這什麼?」




上面密密麻麻的,還有一堆時間跟箭頭,隱約看出來是類似時程表的東西。




「我的課表啊,你之前不是說很好奇我的課表,可是開學後才能確定選課,所以我就用學校系統先試排了一次,我都大四了,就算一開始選不上,教授也會讓大四生進去的,所以那差不多是最終結果,想說給你看看。」




「靠,大四還那麼多學分,你之前是都被當光,現在在還債喔。」




脫離學生時期有點久的楊孟霖,再次看到一個大學生的課表,忍不住感嘆了一下。




「是我們系本來就很多必修好不好!」




施柏宇眼帶笑意地反駁,拿起衣服要往外走。




「你慢慢看,我去洗澡。」




楊孟霖抬頭著施柏宇的背影,突然一個衝動地喊住了他。




「施柏宇。」




「怎麼了?」對方疑惑地轉頭看他




「你還好嗎?」




「你想跟我說什麼?」




「我今天去找你的時候,看到你在跟Duke說話,我感覺你好像在苦惱什麼--」




見施柏宇仍沉默著,楊孟霖索性繼續說下去。




「發生什麼事了,要不要跟我聊聊?跟我...有關嗎?」




聽到這句話,施柏宇突然覺得有些挫敗,突然露出了一點苦笑,低著頭搖了搖,走回床邊把衣服放下,坐到楊孟霖旁邊。




「你果然比我厲害多了。」




施柏宇知道對方也正在焦慮著他們之間的分離,但他看到了對方因為更在乎他的感受,選擇自己主動提起話題,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他們之間那六歲的痕跡顯得更加明顯,也讓他心裡感到更加挫敗。




他把跟Duke的對話,一五一十的講給了楊孟霖聽,講完之後,低著頭像是個犯錯的小學生。




楊孟霖看向對方,注視了一陣子之後,伸手去觸碰他的臉頰,讓他把頭抬起來。




「我知道你一直很在乎我跟你之間那六歲的差距,我承認,六年確實是不短,社會歷練自然是比你多,偶爾也會把你當弟弟,去幫助你開導你,在工作上因為我也先出道了,所以也想多給你這個後輩一些建議,希望讓你可以少走點彎路。」




「但是...你也是我的愛人,愛人是沒有這些年齡差距的,你擔心我的事情,我也同樣會擔心你,我不會因為你年紀比較小,就不擔心你會不會生病或是有沒有受委屈。」




「當我擺出前輩的樣子努力的開導你,希望你在學業跟工作之間找到平衡的時候,你知道我其實內心也曾自私的慶幸你要繼續完成學業嗎?因為那樣你就暫時不會接觸其他女演員了。」




「我會忌妒,也會吃醋,會擔心,也會患得患失,這樣說起來,比較年長的我,不是更顯得幼稚?」




看到楊孟霖勾起嘴角,自嘲的樣子,施柏宇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感到有些難為情。




「我都不知道,原來你也會這樣想...」




「Duke說的沒錯,在答應你之前,我想過無數個拒絕你的理由,那些設想過可能會遇到的難題跟困境,當然也包含了現在我們之間產生的焦慮,可是你知道我最後為什麼還是答應你了嗎?」




施柏宇本能地搖了搖頭,盯著楊孟霖的眼睛,無法移開。




「我有九十九個理由可以拒絕你,但因為一個理由全部都推翻了。」




楊孟霖伸手去牽施柏宇的手,嘴邊泛起了一個很淺卻很漂亮的笑容。




「因為我實在不想錯過你。」




即使要付出很多代價,但因為是施柏宇,他覺得一點都不虧。




施柏宇突然覺得眼睛有點酸澀,看著眼前有點害羞而垂下眼簾的楊孟霖,他說不出話,卻下意識地去回牽他的手。




見狀,楊孟霖索性去翻開施柏宇的手,把他的手掌輕輕的打開,正當施柏宇疑惑的要開口的時候,楊孟霖在他之前先開了口。




「你不是要數花瓣嗎,我數給你聽。」




楊孟霖把施柏宇的手掌打開,五指展開就像一朵花,他用手指一個一個的去觸碰對方的手指。




「喜歡、喜歡、喜歡、喜歡還有喜歡。」




按照順序的點完之後,楊孟霖把施柏宇的五指收起來,包在自己手裡。




「楊孟霖喜歡施柏宇。」




施柏宇對上了楊孟霖抬頭望著他的眼睛,在節目上說過無數次的著迷和喜歡,都沒有此刻來的動心,滿載著似水柔情,卻很堅定。




「既然我們都繞了一大圈才遇到,如果到現在還繼續庸人自擾,那就太對不起當初鼓起勇氣相愛的我們了,不是嗎?」




「我只要知道,你只喜歡我一個人,只看著我,只想著我,只對我有反應--」




「我只喜歡你一個人。」




施柏宇沉默了許久,終於脫口說了第一句話,惹得楊孟霖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也是,所以你要記住,你的花上沒有不喜歡,怎麼數都只有我的愛。」






像是獎勵一樣,對著可能在今晚就把一生的情話說完的楊孟霖,施柏宇終於忍不住捧著他的臉吻了下去。




唇才剛觸碰到,楊孟霖的手就攬上了施柏宇的脖頸,急切地回應著他,比往常更加熱烈地親吻,頓時讓施柏宇心裡一軟。




他應該要更早發現的,溫柔的讓自己卸下焦慮的楊孟霖,心裡對於這次的分離有著相同的不安,近一個星期以來自己近乎無理的占用他工作之外的時間,沒有意識到的是對方也幾乎全盤接收。




今天晚上也是一樣,他早該想到,歡歡那個小傢伙,哪有可能不適應他家,不過是對方想跟自己待在一起的藉口罷了。




施柏宇離開了楊孟霖的唇,將額頭抵在對方額上,情不自禁的又去吻他的眉眼。




「我答應你不會再浪費時間想東想西了,以後所有的時間只拿來愛你。」




楊孟霖紅著耳根嗯了一聲,施柏宇見狀又傾身在他耳邊輕聲地開口。




「周末以前我家都沒人喔,歡迎歡歡每天都來試床。」




「給我滾去洗澡,流氓。」




*




「要不要我去把歡歡抱進來床上睡?」




施柏宇洗完澡後回到房間,看到楊孟霖已經換上大一號的自己的家居服,側躺在床上划手機,伸手要去關燈時,才想起來還在外面客廳玩的歡歡。




「我剛看他已經在毯子上睡著了,代表她很喜歡那裡,就讓她在那裡吧,不吵她了。」




楊孟霖頭也沒抬得繼續滑著手機,一邊回應。




聞言,施柏宇點了點頭,關了燈後,上床躺在楊孟霖身邊,把底下的被子掀起來蓋到對方身上,順手從後面整個抱住了他,而楊孟霖沒有猶豫地往後倒進了施柏宇的懷裡,手裡還亮著的手機照亮了兩人的臉。




施柏宇把頭埋在對方頸間,剛吹完頭髮還不是很乾的額前碎髮,撓的楊孟霖癢癢的。




「孟霖。」




「嗯?」




「明天早上等歡歡醒了,我們抱著她拍一張合照好不好。」




「怎麼突然要合照?」




「就好像沒有真的跟你們兩個拍過照啊,而且你送我一朵花,那我送你一張合照,讓你帶去那裡隨時想我跟歡歡。」




「那要不要乾脆設成桌面好讓你宣示主權啊。」




楊孟霖轉過身來對著施柏宇笑著說,想到施柏宇糾結的的理想型問題,楊孟霖就忍不住想笑。




「好啊,讓大家知道你男朋友超帥的,誰都比不上。」




施柏宇知道對方在笑他,也笑著回應。




「說真的,你知道我的理想型是什麼嗎?」




楊孟霖故作認真的問著抱著自己的小男友,然後看見對方在逐漸適應的黑暗裡急切的對上了他的眼睛。




「是什麼?」




「等你到了我的年紀,你就會知道理想型就是只存在理想當中的東西。」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逐條逐條的去規定自己的理想型,到頭來就會發現你最後其實跟一個完全不符合的人相愛,當初夢想中的那種人,現實裡根本不存在。」




施柏宇還滿頭問號的時候,楊孟霖又笑著開口。




「更何況我們當演員的,半年一年就可能接觸一個新的劇組,如果裡面剛好都有理想型,那不是很累嗎,而且拍戲沒日沒夜的,哪有空談戀愛。」




「我這次的劇組,大家人都很好,但也就這樣而已,你一點都不需要擔心......仔細想想,我當演員到現在,好像也只有一次真的假戲真作。」




聞言,施柏宇又瞪大了眼喊「誰啊,我認識嗎!」




楊孟霖這下真的被逗笑了,兩手捧住施柏宇的臉,笑著開口。




「不就是你嗎,王振武。」




施柏宇感覺到懷裡的楊孟霖已經笑到喘不過氣,自己也難為情地笑了出來。




差點都忘了,如果沒有王振武,他根本不會跟楊孟霖相遇。




「所以啊,你看,你也不是我的理想型啊,可是我還不是跟你在一起了。」




笑夠了的楊孟霖,眼角還閃著淚光開口。




「我不是嗎?」




施柏宇又疑惑的發問,換來的是楊孟霖哼的一聲。




「拜託,有哪個男人的理想型會是一個比自己高五公分,比自己小六歲,腹肌還比自己大塊的男人啊。」




這次換成施柏宇笑的抱緊了楊孟霖,對方也沒有拒絕的伸手到他的後背緊緊的回抱了。




理想型,根本不存在的,我喜歡的人就是我的理想型。




*




「誰跟柏宇一樣,每次自拍都要花一個小時到兩個小時啊,他每次手機拿起來,就在那邊,非常久。」




楊孟霖到了中國後,興沖沖的開了直播,很奇怪的是,在台灣直播的時候,也是一堆粉絲在下面刷有關施柏宇的話題,他為了避嫌幾乎都跳過,但來到這裡,看到留言處充滿了對方的名字,就是很想提他。




直播結束後,施柏宇的訊息立刻就傳來了。




--理想型先生,你直播都不跟我說,不就還好我有看到。




--又不是直播給你看的,還有你那麼晚還不睡,明天不是早八。




--原來你要我的課表是要監督我喔。




--那當然,看你有沒有翹課啊,不休學就給我好好上課,大學最後一年,好好珍惜。




--知道了,為了證明我有乖乖去早八,我會傳訊息報備的。




--專心上課,少煩我。




--想你 ❤




--嗯哼






「什麼自拍非常久?」




一旁的柔中嘴裡咬著消夜,口齒不清的問他。




聞言,楊孟霖把他和施柏宇的對話框放到她面前給她看聊天室的背景圖,結果其他演員也突然圍過來看,害他趕緊把螢幕關掉。




「誰啊,女朋友的照片嗎?」




其他演員們一臉八卦的樣子,楊孟霖只好擺著手賠笑。




「是朋友啦。」




「男朋友吧?」柔中撞了一下楊孟霖的手臂,悄聲的用兩人才聽得到的聲音說




雖然楊孟霖手速很快地收起手機,但知情的柔中還是看到了那張照片,是施柏宇一手攬著楊孟霖,而歡歡坐在他倆靠在一起的腿上,被楊孟霖抱著,歪著頭笑。




楊孟霖瞪了她一眼,卻也無從反駁。




「不然施柏宇對你來說是什麼,還是已經是家人了?不是都被女兒認可了嗎。」




柔中把消夜推過去給他,隨口玩笑了一句。




楊孟霖吃了一口串燒,低頭重新打開和施柏宇的對話框,看了一眼那張合照。








施柏宇,是他人生中的可遇不可求。




__________


之前有看過一句話,生命是很有彈性的,人與人的相遇根本沒有巧合,全是緣分。




而緣分就像理想型一樣,是可遇不可求的,前陣子看完金鐘獎,吃完一大堆糖後,我跟我的派尼太太說,覺得整個過程中最動心的有兩個部分。




第一個是借位吻時,派發自內心的笑容,讓我覺得他是真的很喜歡尼,無論是不是愛情。




第二個是突然感覺到他們似乎找到了一種最舒服的方式,與對方相處,兩個人的互動真的不要太自然喔,我擅自解讀成,他們用自己的方式正在相愛吧。




謝謝大家看到這邊,是一篇非常流水帳的文,致親愛的派尼。







電影結局

※首發月台
※因為兩人都去看了「一個巨星的誕生」而產生的腦洞
※代稱你是施派,他是尼可
※小段子
※名字沒什麼意義

        那天,他們約好一起去看最近上映的電影。

        兩人一前一後的進入電影院內,一人手上拿著飲料,一人拿著爆米花。

         當電影開始後,隨著劇情起伏,他忍不住皺著眉頭、表情凝重,因為光線而注意到他表情的你,伸出手探入他那拿著飲料纖細的手中,十指交扣,安撫的握了握。

        「怎麼了?」他感受到你的觸碰,偏著頭小聲的問。

        「看你好像很不好受。」

        「沒事啦。」他意識到看電影的情緒被你注意到,有點害羞的想抽回手,卻發現你抓的更緊,疑惑的看向你時,你將他的手帶到唇邊:「我在。」

        嘴唇在手背上的磨娑,令人發癢,他卻意外的沒有抽回手,只是小聲的說:「專心看電影啦。」便回過頭不再看你,但相握的手又緊了一些。

        你看著他發紅的耳朵,勾著淺笑:『或許電影的結局不一定美好,但我會努力和你走向Happy Ending。』

        你自顧自的輕笑、看著電影,他雖不明所以,但被你的好心情影響,也就沒有那麼沉重的看完電影,而你們的手,更是自牽起就沒有放開過。

(END)

關於金鐘前派尼接受採訪紅配綠裝扮與情侶瀏海

※首發月台
※OOC
※流水帳,沒什麼內容
※勿上升真人

        金鐘獎這天,楊孟霖雖然有些緊張,但能跟施柏宇和志弘大家一起走紅毯的興奮感微微壓過其他情緒,讓楊孟霖不自覺的提早到了梳化的場合,剛好遇到要參與源源音樂會而提早梳化中的施柏宇,看他穿的一身紅有點傻眼。

        「幹,你今天怎麼穿那件?」

        施柏宇因為梳化中不方便轉頭,用餘光看向楊孟霖:「那你不也穿那件?」

        「我哪知道你今天穿那件,如果知道就不會穿這件來了。」楊孟霖朝鏡子方向示意了一下,撇了撇嘴,忍不住思考不知道到時候網路上會不會又說是情侶裝。

        「那大概是我們心有靈犀囉。」施柏宇笑著對鏡子裡的楊孟霖眨了眨眼,對方回送他一個白眼。

        「看起來你們感情很好耶。」一直被忽略掉的造型師忍不住插話。

        楊孟霖這才意識到一直忽略掉幫施柏宇做髮型的造型師,瞬間覺得尷尬程度破表:「呃……也還好啦。」

        施柏宇看到楊孟霖的尷尬,被可愛的勾起嘴角,故意說著:「對啊,我們在戲裡飾演兄弟,感情當然好了。」

        楊孟霖看施柏宇竟然打算接續話題,忍不住在心中又翻了一個白眼:「我在戲中都在躲你,我看起來感情是不太好啦。」

        施柏宇聽完沒有說話,只是帶著揶揄的笑容看著楊孟霖,眼神像是在說著『戲裡都摟來摟去了,我們感情不好嗎?』,但在場還有造型師,所以施柏宇沒有繼續話題,而是貼心的給了個台階下:「孟霖你先去化妝吧,等等其他人來了,化妝會需要排隊。」

        楊孟霖知道是施柏宇給了台階,應了一聲便快閃離開。

        第二次被忽略的造型師忍不住又問:「你們感情感覺真的不錯耶,是你剛剛說演戲的關係嗎?」

        「喔……對啊,我們這齣戲才認識,但是都喜歡籃球,所以會聊天。演戲技巧上我也會請教他,他也教我很多。」只是常常不自覺的請教到床上去……施柏宇默默的把最後一句嚥下。過了一會,他像是突然想到什麼,開口:「對了,造型師,我可以麻煩你一件事嗎?」

        「嗯?」忙著用髮蠟塑型的造型師抬頭。

        「等等孟霖的髮型可以跟我一樣嗎?」

        「是沒什麼問題啊,只是怎麼突然提出這個要求?」

        「喔……我想展現我們是感情很好的兄弟啦,當然弟弟的髮型會想跟哥哥一樣啊。」

        「喔……好啊,沒問題。」造型師雖然覺得理由好像哪裡怪怪的,但直覺告訴他好像不該再閒聊下去了,於是答應完後便安靜下來,專注於手上的工作。

        至於之後楊孟霖知道相同髮型是施柏宇的意見而在更衣間揍了施柏宇一拳不成還被吃豆腐的事情,就又是後話了。

9月份的派尼腦洞

※首發於月台
※勿上升真人
※都是結合時事的小段子



【0901尼跟浩竣一起去看粽邪,還都穿白色素T,延伸腦洞】
派:不過是白色素T,我也有啊(翻衣櫃
尼:你幹嘛?不准穿
派:為什麼!?(委屈
尼:(翻白眼)我們的情侶裝還少嗎?不要什麼都學我
派:因為是你才想學啊……而且為什麼他可以!
尼:我跟他是兄弟,你不一樣啦
派:我哪裡不一樣!
尼:你很吵欸(抓衣領堵上對方的嘴

尼:這種不一樣啦,懂了沒(耳朵紅


【0908參加勢安見面會前一晚的腦洞】
尼:明天是不是有勢安的見面會啊?
派:啊……可是你不在,我有點不想去
尼:你給我去喔🙃 算是謝他當障眼法(0830幫隊長慶生合照時勢安站兩人中間)
派:喔……好啦(妻管嚴


【0908志弘六帥去參加陳勢安的簽唱會,但後來派因工作先走,衍生腦洞】
派:彥澤,那個粉絲的禮物我也拿了,如果沒事我就先走囉
澤:他們等等要一起吃下午茶欸,你不去嗎?
派:我等等有工作,你們去吧,孟霖回來我再找他跟你們一起去
澤:重點是孟霖吧?😏
派:嘿嘿
眾:(心中大翻白眼)


【0914尼貼文照片腳開開衍生腦洞】
派:孟霖我跟你說,拍照腳不要那麼開啦,而且還正面欸
尼:我拍照用什麼POSE你也要管喔
派:不是啊,你已經這麼可愛了,再擺這個POSE會引誘犯罪啦
尼:你是白痴嗎,這就只是個普通的POSE好嗎
派:可是我會想對你犯罪啊
尼:……去撞牆🙃


【關於派尼睡眠穿衣習慣不同,衍生腦洞】
尼:你給我去穿衣服!不然不准上我的床!
派:(一把從後面摟住尼可,用下巴蹭了蹭尼可的肩膀)可是我習慣裸睡了啊,孟霖你不試試嗎?很舒服的。
尼:怎麼可能舒服啦,快點去!
派:孟霖~你真的不試試嗎?(手開始探進衣服內往上撫摸)
尼:幹!施柏宇是叫你去穿衣服,不是脫我衣服!!!


【0920尼發歡歡照片,衍生腦洞】
(LINE視訊電話)
尼:(點開看到歡歡)施柏宇你幹嘛?
派:(鏡頭對著歡歡)你不是想她了嗎?我讓你們父女對話一下


【0926尼去澤的七年貼文下留言,衍生腦洞】
派:孟霖孟霖~你跟彥澤有七年之約?
尼:什麼?我只是說我會去見他
派:不管,你既然跟彥澤約了,那我也要約~
尼:啊?你有什麼好約的?
派:當然有啊,因為我想跟你約定一輩子。
尼:……(臉紅揍對方上臂一拳)


【0926派參與lookin-girl直播,主持人問到尼時,派的回答小劇場】
派:眼……(講到孟霖了耶!孟霖的眼睛我超喜歡!可是被交代過跟孟霖相關的題目不可以說太多……)他的眼睛……(怎麼辦要說什麼,我好想說孟霖的事情,不行,不能給孟霖添麻煩)呃……就是眼睛而已、對。(不自覺的整理衣領)


【論為何0929派貼文跟尼、澤有那麼長的時差】
派:這張太可愛,不行……這張嘴唇好魅惑,不行……這張脖子線條好美,不行……怎麼辦每張孟霖都這麼好看(煩惱
尼:(翻白眼


【私設:派要貼合照會事先問過尼】
派:孟霖這張可以嗎?(傳照片
尼:(看了看覺得自己很帥)喔,可以啊

(派po了之後)
(群組)
澤:柏宇你那一張不會太明顯嗎?
派:孟霖說可以的
尼:? 那一張怎麼了嗎?
澤:(把施柏宇的臉局部放大)這個眼神還不夠明顯嗎?
尼:……幹!

20180910孟霖微博直播(約略)逐字稿

10號的(約略)逐字稿,省略不少其他人討論的過程

大概九千多字

直接走石墨→https://shimo.im/docs/mWo8qTp8v584P244/


是說我好像還欠一個逐字稿......(逃

孟霖直播提到柏宇的腦洞小劇場

*勿上升真人,首發月台

『我也想看歡歡啊!我看不到』

[(LINE) Patrick:孟霖孟霖那我呢~?]
楊孟霖習慣直播時把訊息調靜音,看到某人傳的訊息時,忍住不在鏡頭前翻白眼。沒有理某人,他繼續看粉絲的留言,並挑了幾個回答。

[(LINE) Patrick:為什麼都不提到我-3-]
幹!施柏宇你不要在那邊亂喔。楊孟霖在心中惡狠狠地說著,要提到你是吧,好啊!

『誰跟柏宇一樣每次自拍都要花個一個小時到兩個小時啊!他每次手機拿起來就在那邊...非、常、久。』我提到你了喔,少在那邊吵。

[(LINE) Patrick:我哪有自拍很久!我明明都在拍你]

幹!施柏宇你真的很煩。

(Onka接文)
[(LINE) Patrick:孟霖孟霖孟霖~~十點多了]
啊你是沒看到我在直播是不是
就說很快就好了啊

『我感覺到我的手機好像快要關機的感覺』

[(LINE) Patrick:不是說好要聊天嗎?我也想好好跟你說話啦😭😭]
好啦好啦,煩死了

『恩....我的手機我看,這個電量』

(我接下文)
【直播結束】

(LINE)
Nick:幹 施柏宇我直播你傳訊息吵屁喔
Patrick:我想你啊 而且你直播都不提到我-3-
Nick:不是提到了嗎!一直吵 小屁孩
Patrick:你跟這個小屁孩約好講電話了 時間到了你還在直播-3-
Nick:啊是不會自己打來?

[Patrick來電]

(Fin.)